搜索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随州炎帝神农网 首页 名城随州 查看内容

九里墩印记

2017-9-2 10:29| 发布者: 炎黄文化| 查看: 510| 评论: 0|原作者: 炎黄文化

摘要: 九里墩印记 周忠兴 九里墩,因出厉山镇北九里而得名。墩,意思为土堆。九里墩也不例外。这里属厉山镇北方圆二十公里的最高山岗。立于此,㵐水河及东岸的汪何二畈一览无余。 九里墩地理位置上位于厉山镇北原勇敢、 ...
九里墩印记

周忠兴

     九里墩,因出厉山镇北九里而得名。墩,意思为土堆。九里墩也不例外。这里属厉山镇北方圆二十公里的最高山岗。立于此,㵐水河及东岸的汪何二畈一览无余。
     九里墩地理位置上位于厉山镇北原勇敢、勤劳、建明三村交界。丘陵丹霞地貌。建制上并不归属于上述三村,历史上这里荒山荒坡无人管理,后来建成知青林场,为工农(现名为神农社区)所管辖。过去,一条柏油路蜿蜒由厉山镇北直达尚市镇。九里墩南边设有一处公路道班,负责养护此段公路。老家位于建明村江家湾,九里墩东北砂子路下坡两公里。小时候,附近的苏家乡、王河乡的乡民去厉山赶集,跟我们一样,必经九里墩。所以,至今,九里墩承载了童年时太多的印记。
     九里墩,印象最深的当数地势之高。从老家江家湾去厉山镇,必经全村最大的水库--毛腊荡水库。记忆中,水库很少干涸。一汪碧水滋润着沟子湾、铁匠铺、汪家湾三个生产队的几百亩良田。夏天烈日炎炎,父辈们正为抗旱发愁时,这三个生产队的乡邻可以悠闲的搬出竹椅,坐在门前的大枣树下,摇着蒲扇,拉着家常。纳阵阵凉风,听声声蝉鸣,静享自在时光。库堤是出村必经的砂子公路。毛腊荡水库位于村小学南边,是童年夏季我们游泳的天堂。水库的来水,就是九里墩北边坡地的承雨。水库靠村小学边上有近两亩的库底平滩。水库水满时,这里平滩水位刚好没入儿时的脖颈部位。所以是天然的游泳池。平滩边再往南走,水位慢慢变深,最深处五六米。在过去农村流传水猴子的故事时,大人尚且不敢冒然进入深水区。小孩子更是望而却步。好在库边的那片平滩,足够童年水中嬉戏玩耍。童年的游泳多半是从狗刨式开始,慢慢熟练后也就学会了蛙泳,仰泳,潜泳。农村孩子游泳大多无师自通,也不用像现在城里孩子花钱请教练。
     沿毛腊荡库堤,往南就会遇到必经的九里墩第一段陡坡。也是乡邻去往厉山镇路上的第一道障碍。过去机动车辆稀少的年代,人们出行只能步行和骑自行车。年轻气盛的小伙子单人骑车,总会挑战这段陡坡。多数会败下阵来,少数几个力气配合技巧,骑行到达坡顶,便是人们心中的英雄。父辈们拖着板车,装上粮食去镇上出售,必须驾上牛,人牛合力,才能将一车粮食拉上陡坡。爬上陡坡,必然牛喘粗气,人抹汗水。
     这段陡坡上来,人们总会感到双腿发软,会暂作停息,稍作休整,接下来还有两段长坡等着大家攀登。上世纪八十年代,农村信息并不发达。一些不法分子看出了这一可趁之机。在这一地段约来“媒子”,摆摊玩耍一种叫“猜三八”的赌博游戏。就是用一只农村招待客人的陶瓷小酒杯,里面放几颗瓜子,遮遮掩掩让前来看热闹的路人猜测里面的瓜子是单还是双。猜对的,赌资归自己赢得,猜错的,赌资归庄家所有。开始总是有几个同伙的“媒子”装作路人猜游戏。庄家不做手脚,故意让“媒子”赢钱走人,假装高兴离开。此时总会有被迷惑的路人跃跃欲试。先是庄家也不做手脚,让路人小赢两把。待路人头脑开始发热,便动用玄机,让路人满盘皆输,最后弄得身无分文。经常有人在半路上把准备去镇上赶集的钱,输个精光的。两手空空回家,两口子免不了吵嘴打架。事情后来被当地派出所发现,一举将这些流蹿分子绳之以法,乡民才得以安宁。
     陡坡上来,两边是茂密的松树林,间或几座坟茔。平时人烟稀少,林间异常安静。白天路过此地,也会让人瘆得慌。连续再上两段长慢坡,才到九里墩的最高处。砂子路就此与柏油路相连。每次走上柏油路,人们疲惫的身子一下子变得轻松,仿佛看到了希望。沿路两旁,住有几户人家,几家店铺,经营一些小本生意,方便过往路人。九里墩沿柏油路往北,是一段叫“西瓜皮”的地方。路两边是一片片瓜地,几处瓜棚。松坡边是大片的草地。这里是童年时跟着大人放牛的地方。瓜棚的主人是个近视眼,戴一副高度眼镜,人称“马瞎子”。常常有爱恶作剧的乡民,前来瓜棚与马瞎子拉家常,海阔天空。马瞎子本来近视,眼睛不好使。只顾与熟人聊天,也无心照看瓜地。熟人的同伴就此溜进瓜地,一顿饱餐。童年最美的记忆是在瓜地罢园时节,马瞎子的西瓜差不多卖完,该腾地了。此时地里会青草疯长。他一人也没有精力拔除这些荒草,顺势让前来放牛的乡邻进入瓜地,扯草喂牛,里面漏掉的西瓜可以敞开肚皮管饱。黄昏时分,牛儿撑个肚圆,牧童打着饱嗝,迎着炊烟,踏着夕阳,一副田园晚归图,定格在记忆深处。
     
九里墩公路道班处,有一条水渠蜿蜒流过。这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封江灌区的配套工程。水渠一直可以延伸至厉山镇边。只是在我的记忆中,水渠早已失去灌溉的功用。只有疯长的水草,藏匿的鱼虾,还能找回当年的遗存。
     九里墩山高水远,丹霞地质,并不丰产庄稼。生活在此的人们,慢慢寻找出路,陆续搬离了九里墩。2009年,随县新县城选址于此,九里墩的陡坡已被新县城的纵横路网所取代,沟子湾、铁匠铺、汪家湾的良田已经变成一栋栋新县城高楼。生活于此的乡民,集中安置住进还建房。这片红土地,开启了新的征程。九里墩的记忆,就让她慢慢淡去。偶尔在梦中,还会听到那段田园牧歌
微信图片_20170902102244.jpg微信图片_20170902102250.jpg微信图片_20170902102256.jpg





微信图片_20170902102232.jpg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小城静美下一篇:又闻桂花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