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随州炎帝神农网 首页 文献解读 查看内容

鄂国寻踪

2017-3-21 08:55| 发布者: 炎黄文化| 查看: 890| 评论: 0|原作者: 炎黄文化

摘要: 鄂国寻踪 后加升 摘要鄂国是商周时期的诸侯大国,其地望史载不详,学术界有东鄂、西鄂之争。根据随州羊子山西周鄂侯墓、叶家山西周曾侯墓、南阳夏饷铺春秋早期鄂侯墓综合分析,西周早期鄂国、 ...
                                                                鄂国寻踪
                                                                  后加升
    摘要鄂国是商周时期的诸侯大国,其地望史载不详,学术界有东鄂、西鄂之争。根据随州羊子山西周鄂侯墓、叶家山西周曾侯墓、南阳夏饷铺春秋早期鄂侯墓综合分析,西周早期鄂国、曾国并存于随州,后来鄂侯叛乱,周王举兵灭鄂,曾国接管了鄂的部分封邑,遂成春秋“汉东第一大国”。
    关键词鄂国、鄂侯、随州曾国
    在湖北省北部,有一片狭长的地理单元,名曰随枣走廊。其北有桐柏山横亘鄂豫,西南有大洪山雄镇荆襄,其间岗岭纡盘,河畈蜿蜒,物产丰富,素有“荆豫要冲”、“汉襄咽喉”之称。淮河发源于桐柏山北侧,在这里与长江水系分道扬镳。华夏人文始祖炎帝神农在这里诞生成长,德布四方。随枣走廊连同南阳盆地,构成了长江中游通往关中的康庄大道,南北文化在这里冲融碰撞,尧放丹朱、舜耕烈山、禹征三苗、夏商俘金、昭王南征……留下了一幅幅精彩的文明画卷,也留下了一个又一个历史谜团,期待专家学者去梳理和破译。随枣走廊是长江文明的一个端口,透过这个端口,我们可以探寻出“鄂”的源头和踪影,进而厘清鄂、曾、楚关系脉络。
    鄂国是商周时期很影响的诸侯大国,《战国策·赵策三》载鲁仲连与辛垣衍对话:“昔者,鬼侯之鄂侯、文王,纣之三公也。鬼侯有子而好,故入之于纣,纣以为恶,醢鬼侯。鄂侯争之急,辨之疾,故脯鄂侯。文王闻之,喟然而叹,故拘之于牖里之库,百日而欲舍之死。”说明鄂侯不仅是商纣三公重臣,且与鬼侯(《史记·殷本纪》作‘九侯’)、文王关系密切,属于命运共同体。所以鄂后来参加了周武王伐纣灭商的军事行动,鄂部族又因功受封于西周诸侯国之列。
    由于历史条件的限制,许多商周诸侯国都没有明确记载,只有通过考古发现的资料来探究其历史地理面貌。鄂国是这样,曾国也是这样。鄂侯因谏言商纣王被杀之后,鄂国、鄂族就没再见于正史记载,但从公开发表的西周有铭青铜器和近年考古发现的鄂国墓出土文物,我们可以从中探寻出关于古代鄂国的蛛丝马迹。
    鄂叔簋,西周早期,上海博物馆收集,有铭文物2行6字:“噩叔乍宝尊彝”①。
    鄂季㚝父簋,西周早期,上海博物馆收集,器类壁有铭文2行8字:“噩季㚝父乍是尊彝”②。
    鄂侯弟历季卣,西周早期,上海博物馆收集,器、盖同铭2行8字:“噩侯弟历季乍旅彝”③。
    鄂侯弟历季簋,西周早期,洛阳博物馆收集,内底有铭文2行8字:“噩侯弟历季自乍簋”④。
    鄂侯弟历季尊,西周早期,1975年随县(现随州)羊子山墓地出土,内底有铭文2行8字:“噩侯弟历季乍旅彝”⑤。
    鄂侯驭方鼎,西周中期,上海博物馆收集,共有铭文11行86字,记载周王南征淮夷之角、矞后还在坯地,鄂侯驭方纳献于天子,并与周王同宴、会射,周王赏赐鄂侯玉、马、矢等物,鄂侯为感谢天子之赐,而作鼎铭纪⑥。
    鄂侯作王姞簋,西周晚期,传世三件,两器一盖,台北故宫收藏,均有铭文2行17字:“噩侯乍王姞媵簋,王姞其万年子子孙永宝”⑦。这是鄂侯女嫁于周天子为王妃的媵器,说明鄂周关系密切。
    禹鼎,西周晚期,1942年陕西岐山出土,现藏中国历史博物馆。铭文二百零六字:“……亦唯鄂侯驭方率南淮夷、东夷广伐南国、东国,至于历寒。王乃命西六师、殷八师曰:‘裂伐鄂侯驭方,无遗寿幼。’……雩禹以武公徒御至鄂,敦伐鄂,休获厥君御方……”⑧。
    静方鼎,西周早期后段,日本出光美术馆收藏,铭文记有“……王在成周太室,令静曰:‘俾汝司在曾鄂师,……”⑨。
    宋代出土的安州六器《中甗》铭文:“……在曾,史儿至,以王令曰:‘余令汝史小大邦,……中省自方、邓,洀、覆□邦,在鄂师次,’……”⑩。
    结合殷墟卜辞和《战国策》、《史记》等史料考证,商代之鄂位于河南沁阳县,商王经常在鄂进行狩猎活动!。西周时鄂国迁到江汉地区,但具体地域不明。这些青铜器铭文虽然勾勒了鄂国的兴衰历程,却也没明确指定鄂的地望,加之文献缺失,学术界长期争论不休,有说西周鄂国在南阳盆地的西鄂故城,有说在湖北鄂州的鄂王城。
    考古发现是补史证史的权威实物资料,学术界关于鄂国的争论,在2007年随州羊子山西周早期鄂侯墓的发掘出土,和2012年南阳夏饷铺春秋早期鄂国墓的考古发现之后而划上句号。
    上述的有铭鄂国青铜器,鄂侯弟历季尊明确出土于随州羊子山,可惜未被专家学者们所特别关注。自从曾侯乙墓发现发掘之后,大家都认为汉东随州地区是古曾(随)国的势力范围,羊子山墓地自然也是曾国墓的一部分。
    2007年11月,因犯罪分子盗掘未遂,经抢救性清理,羊子山4号墓出土西周早期青铜重器27件,器类有方鼎、圆鼎、簋、甗、罍、盉、盘、提梁卣、尊、斝、觯、爵、方彝等,“噩侯乍旅彝”、“噩侯乍厥宝尊彝”、“噩中乍宝尊彝”等铭文,昭示了这是一座西周早期鄂侯墓@。鄂侯墓青铜器造型奇特,铸工精美,令学术界深感意外。如果西周早期鄂国在随枣走廊,那么同时期的曾(随)国是否存在?它又在哪里呢?
    2011年和2013年,因农田改造挖出青铜器,考古工作者两批次对随州叶家山墓地进行主动发掘,共发掘142座墓、7座马坑,出土各类文物3000余件#。这是一处西周早期曾国墓地,埋葬有至少三代曾侯,规模之大,文物之精,铭文之丰,都堪称全国之最。“曾侯谏”、“曾侯犺”世系明确,特别是曾侯犺簋的“犺乍列考南公宝尊彝”$,把曾国始祖指向西周开国功臣南宫适,对曾国历史和西周封国研究都具有重大学术价值。
    叶家山墓地出土文物表明,曾国在西周早期就已封侯立国,与鄂国共同镇守西周南土疆域,防御荆蛮,两国隔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