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随州炎帝神农网 首页 炎黄研究 查看内容

炎帝神农与时代精神

2017-3-21 08:53| 发布者: 炎黄文化| 查看: 769| 评论: 0|原作者: 炎黄文化

摘要: 炎帝神农与时代精神 随州市炎黄文化研究会 炎帝神农是中华文明肇端的标志。文化的表述是“活法”,中国人的“活法”是依靠农业耕作生活。炎帝神农氏在远古蛮荒状态下,选择了这种“活法”,农 ...
                                                       炎帝神农与时代精神
                                                           随州市炎黄文化研究会
    炎帝神农是中华文明肇端的标志。文化的表述是“活法”,中国人的“活法”是依靠农业耕作生活。炎帝神农氏在远古蛮荒状态下,选择了这种“活法”,农耕“活法”中蕴涵着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精神,人类逐步积累,达到一定的厚度,中华文化就进入一个辉煌的阶段,这就是中华的农耕文明。炎帝神农的农耕“活法”解决了人们的衣食住行问题,就有了自己的梦想。炎帝神农的继承者做了一个梦,就是梦游华胥国。轩辕黄帝沿着农耕的“活法”,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十分顺利走进了中华文明的新阶段,这就是天下大治的政治文明。
    今天,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大复兴,就是中华民族近代以来最伟大的梦想。[1]要实现这个伟大的梦想,依然要依据中国人的“活法”,从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精神中,寻找人民群众能够认同和接受的理念,继而发扬光大,共圆中国梦。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文明是一个国家和民族的集体记忆。[2]炎帝神农文化是民族传统文化的源头,也是长江文化的滥觞之地,具有鲜明的湖北地方特色。湖北要是实现“中部崛起”的国家战略,就应该大力加强以炎帝神农文化为核心的文化软实力建设,把随州的文化资源优势转化为中国中部的发展优势、产业优势。从炎帝神农农耕“人多好种田”的“活法”中,找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打造炎帝文化研究传播高地,在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建设文化强省上发出中国中部的最强音。
    丙申年世界华人炎帝神农故里寻根节在随州举办,就是用中国人最能够认同、最容易接受的方式,为世界华人讲述中国人的“活法”,从源头阐述中国人“活”的价值观,以及今天中国怎样发展,中国的发展为了谁等等路径和目的的重要话题。“寻根节”虽是一年一度举办,但每年的阐述不一样,必须具备时代的特征,丙申年结合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发展理念阐述,不仅仅是时代的需要,也是谋民族强健的万世基业。
    创新
    炎帝神农依靠创新创造了农耕文明时代。黄河流域、长江流域的人口增长,为渡过漫长的冬季,解决食物资源,就必须依靠创新。于是就在采撷的基础上,开始模拟食用植物生长环境,进行植物培植,这就是农耕生活的发生。马克思认为:“人们为了能够‘创造历史’,必须能够生活。但是为了生活,首先就需要衣、食、住以及其他东西。”[3]黄河流域、长江流域环境优越,人口增长带来的家大口阔,不能按常规解决这个压力,就必须创新。“耕而食、织而衣”是“神农之世”的特点,解决人口增长衣食之忧是炎帝神农当务之急。耕种栽培就在“活”的压力下发生了。实际上这就是创新,在恶劣的生存环境中,炎帝神农创造了耒耜。耒耜是创新的具备表现,它的构成比棍棒复杂,便于松土、翻地、播种,是有技术含量的耕作工具。
    创新是炎帝神农的神性具体体现。人的高贵在于神性,人站立起来的那一刻,就开始有了神性。人站立起来不再依靠肌肉拉着脑袋,而是用颈椎支撑脑袋,就让脑袋能够发展。脑容量的扩大就有思想的发展,人类就成了有精神生命的群体。炎帝神农的神性在于建立了一个创新型的“厉山氏部落”,上古厉、列、烈古读音相近,能够通假。通假是用同音字或义相近的字来表意的一种方式。神农生于随州厉山,是没有争议的,厉山位于湖北随州北。[4]炎帝神农人类史上第一次科技革命,种植农作物,就有了许多与农作物相关的问题,这些问题涉及到天地时间和空间的思考,人类的精神追求,让自己成为有神性的万物之灵长。
    “昔古朱襄氏之治,多风而阳气蓄积,万物散解,果实不成,故士达作为五弦瑟,以来阴气,以定群生。”[5]这就说明艺术的发生实际上也和自己的生活密切相关,先民幻想用乐器感动神祗,先民认为神的力量主宰控制着人类的祸福,人类的命运,于是,就产生了对天地日月、自然山川等各种神灵以及祖先的崇拜和祭祀。只有农业发生之后,人们对天的敬畏,到了至高无上的地步。“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就是说,国家的大事情在于祭祀和战争。[6]
    创新者生,不创新者死。文化就是“活”,人的“活”需要物质,更需要精神。炎帝神农的创新就涉及到物质,更涉及到精神。“国家好,民族好,大家才会好。”[7]炎帝神农的众多创新积累成一个文明的时代,这个时代的核心就是创新,有了创新,就有了农业、手工业、医药等方面的巨大创造,改善着人们的“活”的品质和质量。数千年来,炎帝神农氏的创新精神不断激励炎黄子孙,与时俱进,开拓创新,从而使中华民族经历各种挫折而始终保持旺盛的生命力,屹立于世界东方。创新就是在落后的情况下,实现弯道超越。中国中部的发展,就要借“寻根节”这个平台,聚集政治能量,为经济的崛起注入动力,获得超常规的发展机遇。
    协调
    农耕文明最突出的特点是协作、协调、协同。“协”是一种力的聚合,合力必然大于单个的力。协,甲骨文写作“”,似三耒(犁具)并耕之形,篆写为“”。《说文》:“協,众之同和也。”[8]古时協还写作“叶”,即众口一声。然而真正能使大家做到同心协力、众口一声的,协调人(领导者)则起着关键作用。随州有“揽憨”的方言,就是说自己多吃点亏,让别人多沾点光。好的协调人就是包揽脏活、累活、憨活,吃亏在前,享受在后。炎帝神农为疗民疾而尝百草,一日遇七十毒而不退缩,那是拿性命来换威望。协调就是“以心换心”,“以力换尊”。神农是以“揽憨”的精神实现了中国的农业革命,一个愿意为民众牺牲和奉献的人,一定站立在文明的高处。
    人的贵贱不在物质的丰富,而在精神的伟大和渺小,优秀与平庸。炎帝神农文化蕴藏着深厚稳定文化基因,这就是对权威的认同和敬重。权威来源于道德,愿意为民众牺牲和奉献是道德,承认并遵从权威是“活”的需要,家里有家长,家庭成员是家长的至亲骨肉,家长对成员的爱相对公平。农田的开垦、堰塘的修建,需要众多的人群聚集。族群的聚集有权威的存在,就一定兴旺发达。一个家庭如果各强调各的利益,虽然能说出千千万万的道理,但这个家很快就会散。炎帝神农的协调理念,强调的是“中”。《说文解字》解释“中”:内也。从囗;丨,上下通。“中”是象形字。居中的“囗”表示中间之意。[9]“中”的本义,是旗帜,甲骨文的中写作“”、“”。[10]炎帝神农创造的农耕文化是强调整体的文化,而且这个整体越走越大,最后走向天下大同。在中国文化的语境里,家、国、民族、天下是能够互换的。这个整体的核心就是“中”,所以,古人说:“心止于一中者谓之忠。持二中者谓之患。患,人之中不一者也。”[11]
    中国文化的整体观念不倡导核心多元。太阳的母亲羲和生了10个孩子,都成了太阳,住在东方扶桑。10个太阳按照规则轮流在天空执勤,照耀大地。他们破坏规则一齐出来,就给人类带来了灾难。后羿射日是为拯救人类,最后,天上只留下一个太阳。人类走向文明就是天下大同,道路只有一条,就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需要我们继承中国传统文化中优良基因,也需要我们吸纳马克思创立的科学社会主义学说,唯有天下人的共同富裕,才是走向人类文明社会的唯一坦途。
    炎帝神农的协调精神,随州有优良的传承。春秋时期的随国大夫季梁,为求民富国强,提出“务其三时,修其五教,亲其九族”的治国理念,首务是抓好春种、夏长、秋收之“三时”,继而修五教,亲九族,致使民心同一,强楚而“不敢伐”。抗战时期,李先念在九口堰,组织军民修建“千塘百坝”,在获取粮油充足的情况下,打破敌人的重重封锁,顺利突围。解放初期,随州人大兴水利,库塘密布各个角落,致使随州成为全国的种粮大县。如今的专汽之都、香菇之乡、园林城市、森林城市等众多荣誉美称,都是全市人民上下一致、同心协力干出来的。
    在高科技、大数据时代,协调更显得突出。任何一点创新突破,都是团队精神的体现。个人英雄主义已走进夹巷,成功的奖杯都是集体主义精神的凝聚。湖北在“华中”之“中”,“中部六省(鄂豫皖晋湘赣)”之“中”,中国人文之“中”,也就是“胡焕庸线”东南中心位置。“中”就是旗帜,建设“中部崛起”支点,我们坚信,湖北人民在湖北省委、省政府的领导下,在炎帝神农精神的感召下,同心协力,顺利迈入“十三五”规划新时期。
    绿色
    绿色是属于居中的颜色,不是暖色也不是冷色。绿色是木的象征,寓意着生命和希望。绿色是生命与活力的原色,有绿色,就有生命与活力。天地间弥漫着神圣庄严崇高的秩序,人不能离开这个秩序,而且必需遵守这个秩序。绿色植物是一种生产,它生产着人类赖以生活的有机物。它吸收二氧化碳和水,通过光合作用把光的能量、二氧化碳和水转化为葡萄糖,还释放出副产品氧气。[12]人类栽培植物,找到了“活”的方法与路径,自己的生命、健康、活力和未来就有了具体的载体。炎帝神农创造的农业耕作,是对生命的培植与呵护,改变了先民茹毛饮血、渔猎和采集的“活法”。
    随州地处中纬度季风环流区域中部,属于北亚热带季风气候。受太阳辐射和季风环流的季节性变化的影响,随州气候温和,四季分明,光照充足,雨量充沛,无霜期较长,严寒酷暑时间较短。[13]自古以来,随州就是动植物栖息和繁衍的理想场域。[14]炎帝神农顺应天地自然进行的农耕创造,是对天地秩序的遵从与维护,是中国历史的第一次“绿色革命”。以青草为食的生物是“初级消费者”,食肉的生物为“二级消费者”,人既食青草也吃牛羊肉,所以有了采撷渔猎,采撷是充分利用绿色资源,渔猎虽然是“二级消费者”,依然是利用绿色资源。炎帝神农发明农业,是对天地的尊重和敬畏。
    炎帝神农开创“绿色革命”,同时也运用了绿色资源。发展了绿色,发展绿色是理顺人与自然的关系。关于人与自然关系的研究,从来就是人类安身立命的基础性命题。天地间,人不是霸主,只要尊重天地日月星辰、山林川泽、风雨雷电、草木鸟兽,才有人类自己生存的一席之地。人与人的和谐在于尊重。人懂得尊重就有了礼仪,动物不晓得尊重就只能是禽兽。只有人举行一道一道繁琐的婚礼仪式,动物在交配的时候是不会弄如此繁琐的礼仪。农耕文化晓得尊重就是礼仪的文化,贸易实现利益最大化,必然衍生出万物为我所用的理念。西方推行所谓的普世价值,实际上就是一种极度自私的思想观念。他们扼杀农耕价值观念,就是怕农耕文化尊重万物的观念被世界接受,失去自己的领导地位。他们一而再、再而三在中国的家门口闹事,其实就是怕中国的思想价值影响世界。
    精细农耕让炎帝神农有许多收获,正是收获太多,所以中华民族对农耕的专注比任何民族都强烈。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民族象中华民族这样喜爱土地。她象一棵生命力旺盛的大树,不管任何时候,只要抓住泥土,扎下根去,从中吸取营养,顽强地生存下去,只要有炎帝神农子孙的地方,就一定会有青翠葱笼的农田。泥土使这个民族沉醉,种收过程的漫长,让他们对和平的期盼尤为强烈。不希望有人来破坏安定和宁静,不中断漫长的种收过程。正是这种强烈的渴望,蚩尤、刑天这种刚烈的英雄高贵精神就会显现出来。古今多少英雄就是刑天精神的延续。中国人喜爱耕种,对土地的热爱程度到痴迷的地步,这种安土的倾向为世界第一,中国的古往今来的政治几乎都是围绕土地来做文章,对土地的欲望实际是就是对绿色的期盼。
    追求发展速度,不能挥霍大自然赠予的“绿色”。巧取豪夺、竭泽而渔的大规模征服是不能取的。我们迈向绿色,必须弘扬炎帝精神,让绿色得到回归,尊重敬畏天地大自然。要实现“中部崛起”,首先要实现绿色新崛起!坚持绿色富国、绿色惠民,为人民提供更多优质生态产品,推动形成绿色方式和生活方式,协同推进人民富裕、国家富强、中国美丽,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
    开放
    湖北随州是炎帝神农故里,炎帝神农文化本质上是一种开放。随州的地理位置在中国中部的江汉盆地和南襄盆地之间,大洪山脉与桐柏山脉相峙形成的“随枣走廊”,被称为“荆豫要冲”、“汉襄咽喉”。[15]对称型江汉盆地、南襄盆地能够安稳,没有破碎,安稳来源于“随枣走廊”。江汉盆地和南襄盆地要实现点对点、面对面相交,必须依赖中介“随”。相交亦有自然和人为的两种,最稳定的是大自然预设的、亿万斯年也不能改变的水路,人走出来的通道叫陆路。炎帝神农文化是一种地域文化,用这个观点来看炎帝神农文化,它是开放的文化。
    随州不是随州人的随州,而是大中国中心的随州。周边不能有中心“随”,中心“随”也离不开周边。中心“随”吸纳与融合了东南西北四面八方优势和长处的生活样式,认同和接受处于中心的“随”,就是对农耕文化的承认与维护。中心“随”的文化,实际上就包含着中国农耕文化,这种文化能概括出应时、取宜、守则、和谐。“应时”主要是对自然规律的重视;“取宜”主要是说长什么种什么,只要适宜、适合就好;“守则”是遵守准则、规范、秩序,是人与自然形成的原则;“和谐”是自然环境与人构成生态系统,相互制约、相互依赖的关系,人与自然不对抗、和合共生的协调关系,这叫“天人合一”,是农业的本质。
    从地理学上看,炎帝神农文化的开放性,表现为“驿站文化”,或者“走廊文化”。炎帝神农诞生于随州,因而随州是炎帝神农文化的发源地。而从地理环境上看,随州地处长江与黄河的中间地带,北方的王朝治理南方不能绕开的通道。“随枣走廊”就像一个“驿站”,北方到南方,南方到北方,不能替代的地域就必然是“驿站”。“驿站”是短暂休息、获得生气、继续前行的所在,经济上能进行商品交换,互通有无;文化能吸纳各种地域文化营养,融合贯通就是新的文化。炎帝神农文化,必将表现出驿站文化的素质,而这种素质正是开放性的表现。
    新石器时代文化遗址与传说中的炎帝神农氏世相对应。考古资料证明,随州既具有北方仰韶文化、龙山文化的因素,又具有南方屈家岭文化、石家河文化因素,表现出了南北交融的特征。例如西花园文化既有仰韶文化因素,其曲腹盆,其腹壁涂白衣绘弧线三角形黑彩构成花瓣形图案的风格,就与河南庙底沟遗址仰韶文化中所出土的同类彩盆很像;又有屈家岭文化和石家河文化,在尤以屈家岭文化晚期和石家河文化晚期元素居多。距今5300年——4800年,随枣走廊地区已经形成了以谷为总名称的包容北方粟文化和南方稻文化的农业文化时代。植五谷是炎帝之为神农的标识物,而此标识物的文化内涵正是南北文化的交互作用,也是开放性的标志。文化是人类的根本属性。文化先于文明而存在。文明是以社会进步价值形式存在的,文化适宜人类活动表现存在的。[16]
    文献资料也显示炎帝神农文化是开放的文化。《周易系辞》:神农之世“日中而市,教天下之民,聚天下之货,交易而退,各得其所,盖取诸《噬嗑》”。王弼注:“噬嗑,合也。市人之所聚,异方之所合,设法以合物,噬嗑之义也。”孔颖达疏:“日中为市,聚合天下之货,设法以合物,取於噬嗑,象物噬啮乃得通也。”“教天下之民,聚天下之货”,其本质的特征就是“通”。“通”是开放的灵魂,所以《汉书货食志》将此放到了“生民之本”的高度。其云:“洪范八政,一日食、二日货:食谓农殖嘉禾可食之物;货谓布帛可衣及金刀龟贝,所以分财布利,通有无者也。二者,生民之本,兴自神农之世。”炎帝神农氏不仅强调生民不仅要“农殖嘉禾”,而且要“通有无者也”,而“通”就是“开放”。中国文化对异质文化的吸纳与消解能力,是无与伦比的。
    中国版图之内,各民族之间的整合,文化是最好的溶解剂。任何一个民族或文化的形成都离不开整合的作用,没有整合就没有传统,没有传统也就没有整合能力,因而也就缺乏生存能力。[17]炎帝神农氏所在的随州在开放中“通有无者”,这种开放的精神是民族复兴的核心。细心体味随州的生活样式,其中必然蕴含着应时、取宜、守则、和谐这些珍稀的文化价值。有它们的存在,农耕文化的基础就牢靠,中国文化的巍巍大夏就不会坍塌。从这个意义上说,丙申年的“寻根节”开放精神既是时代的需要,也是谋划民族精神的万世强健。
    共享
    炎帝神农创建的农耕时代,是华夏“中国梦”的源起时代。后世的思想家、著述家十分推崇炎帝神农时代。那个时代的“共享”,成了后世“天下为公”、“社会大同”理想的基础。随州人归纳炎帝神农精神只有“揽憨”两个字。“揽憨”是随州土话,自己多吃点亏,大家就服你,就聚在你身边。你吃的亏越大,你的感召力越强,你的凝聚能力就越强大。今天我们说“揽憨”是牺牲和奉献精神,是高贵文雅的说法。只要你为这个民族“揽了憨”,作出了牺牲和奉献,你就永远站在这个民族的高峰。我们民族的复兴大业最需要的就是这种牺牲和奉献精神,丙申年“寻根节”就是把为民族牺牲和奉献精神化进民众的血脉,强健民族的精神。精神强健的民族,什么人间奇迹都是能够创造出来的。
    随州随县炎帝神农遗址遗迹群,炎帝神农洞穴,令人肃穆;斑驳的炎帝神农古庙,让人追根溯源;长满绿苔的九井,却引人思索。炎帝神农“家”有多少人?需要九口井吗?炎帝神农的“家”是大家,不是后世的小家,是部落和部落联盟的大众,大家的饮用、灌溉共享。九井是一个象征,极言井之类的水利工程之多。九井,是炎帝神农时代资源共享的一个方面。那个时代,“烈山泽而焚之”的山野、耕地、河流、洞穴、窝棚、猎获物、收获物、圈养动物等资源,都处于共享状态,部落的男女老少共享收获的欢乐、窝棚的安全和狂野的饥寒与凶暴。
    炎帝神农部落的崛起,是因为他们勇于发明创造、开拓创新,掌握了先进生产技术,先进技术共享,才开辟了农耕时代,取代了难以保障的渔猎与采集。是故厉山氏之有天下也,其子曰农,能殖百谷。[18]东汉学者郑玄作注云:“厉山氏,炎帝也。起于厉山,或曰烈山氏。”炎帝神农以天下为己任,“教民”、“教天下”,让天下民众共享五谷种植技术和中草药治病救人技术。五谷的大面积种植,带来的是生活的温饱与稳定;中草药的应用,带来了疾患的下降和生命力的增强,部落成员的幸福指数明显提高。
    生存方式共享。炎帝神农生活于新石器时代晚期,处于渔猎向农耕转变的前夜。他和他的团队制耒耜,殖五谷,尝百草,开辟了原始农耕和医药,开创了全新的食粮生活方式,而且有了虽然粗陋但不再听任疾患夺命的原始中草药。古者民茹草饮水,采树木之实,食嬴虫龙之肉,时多疾病毒伤之害。于是神农始教民播种五谷,相土地宜燥湿肥浇高下,尝百草之滋味,水泉之甘苦,令民知所避就。[19]这段话有多层意思:一是先民吃野草、喝生水、食野果、食虫肉、多疾伤,生存窘迫;二是精英已掌握“播种五谷”生产方式,积极“教民”,推进普及,让全民共享先进的生产方式;三是与“民”共享“播种五谷”的生产方式,必然带来相应生活方式的变革,由全民共享先进生产方式到全民共享幸福指数提高后的生活方式。生活方式的共享,实际上也是奋斗成果的共享。这种共享,引出了“耕而食,织而衣,无有相害之心”[20]的美好社会画卷,成为中华民族大同理想的源点。
    天下为公、社会大同:先进社会理念共享。炎帝神农时代,是中国古代的理想社会,其生产力的爆发式增长、生产关示系的突破性变革、社会发展成果共享、社会安宁和谐的状态,颇受后世称颂,以致炎帝神农时代的共享,成为中华民族大同理想的胚胎。炎帝神农时代的“共享”、“大同”,对后世,直到近代、当代,影响深远。今天的“大同”、“小康”概念其实就是炎帝神农时代共享实践的延续。“大同”与“小康”这美好的理念一直在中国人的血管里奔腾,经数千年蛰伏、传承、流变,19世纪末,思想家康有为著《大同书》,再次重申“大同”与“小康”观念,点亮了近代社会变革的火把。
    进入当代,小康、大同、共享,无论是质和量已有了全新的内容。真正实现小康、实现改革成果共享,其重任只能由中国共产党担当。党的十八大吹响了全面小康的号角,总书记习近平同志提出,全面小康的路上,一个也不能掉队。丙申年世界华人炎帝神农故里寻根节在随州举办,就是唤醒身心深处的“共享”记忆,人文始祖炎帝神农的共享实践,必当在今天的社会发展中得以践行。
    (摄影李文军)
    【注释】
    [1]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外文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2014年版第36页。
    [2]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外文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2014年版第258页。
    [3]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32页。
    [4]刘玉堂主编《炎帝神农文化读本》人民出版社2015年版第13页。
    [5]转引自李纯一著《先秦音乐史》人民音乐出版社2005年版第3页。
    [6]沈玉成译《左传译文》中华书局1981年版第230页。
    [7]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外文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2014年版第36页。
    [8]东汉许慎:《说文解字》第二册线装书局2014年版第90页。
    [9][汉]许慎编著:马松源整理《说文解字》(第二册)线装书局2014年版第36页。
    [10]《甲骨文字编》李宗焜编著中华书局2012年版1164-1166页。
    [11]钟哲校:《春秋繁露义证》,中华书局1992年版,第346页。
    [12]赵鑫珊著《哲学是最大的安慰》北京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第32-33页。
    [13]湖北省随州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地方志丛书·随州志》中国城市经济社会出版社1988年第54页。
    [14]湖北省中国历史学会、随州市委宣传部编《中国历史文化名城随州》湖北人民出版社1996年版第3页。
    [15]湖北省随州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地方志丛书·随州志》中国城市经济社会出版社1988年第1页。
    [16]周洪宇著:《文化是一种力量》长江出版传媒湖北人民出版社2013年版第9-10页。
    [17]吴必虎、刘筱娟著《中国景观史》上海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51页。
    [18]《礼记·祭法》
    [19]汉·刘安《淮南子·修务训》
    [20]《庄子·盗跖》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