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随州炎帝神农网 首页 名城随州 查看内容

家乡的堰塘

2016-8-22 15:06| 发布者: 炎黄文化| 查看: 641| 评论: 0|原作者: 炎黄文化

摘要: 家乡的堰塘周忠兴 家乡属随中丘陵地带。记事起,家乡便有大大小小十几口堰塘。堰塘初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有的或许还会更早。祖辈们为了生产生活的方便,便给这些堰塘起了约定俗成的名字。有的因方位而得名,如 ...

家乡的堰塘
周忠兴   
    家乡属随中丘陵地带。记事起,家乡便有大大小小十几口堰塘。堰塘初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有的或许还会更早。祖辈们为了生产生活的方便,便给这些堰塘起了约定俗成的名字。有的因方位而得名,如上湾堰、下湾堰;有的因堰塘中的物产而得名,如藕堰;也有的因堰塘形状而得名,如长堰;还有的因堰塘底层土质得名,如沙堰。无论堰塘大小,何种称呼,其作用基本不言而喻,保障农业生产生活用水所需。我的童年在小山村度过。这些堰塘便给我留下了深深的记忆。
    与这些堰塘相连的,便是如脉状的山沟,水渠。春季雨水来临之前,队长便将各山沟水渠分段派给各家各户,负责清淤。确保在雨水到来时,这些山坡上的雨水可以顺利通过山沟,引入堰塘。山后蜿蜒的水渠可以直通家乡最大的水库--封江口水库。每到春季育秧季节,封江口水库的闸门便会打开,一泓清泉便会沿着这些水渠,穿过十几公里山野,缓缓流进家乡的堰塘。村口的堰塘,会放上几块青石板或木桩搭成的平台,村民们结伴洗衣洗菜,有说有笑。
    年终,各家为了分得些鱼吃,春季会投放一些鱼苗到这些堰塘。农村长大的孩子基本上是无师自通,便学会了钓鱼的技巧。一根细竹杆,一条尼龙线,一个大头针,加上简易的浮漂,铅皮,便成了童年的钓鱼装备。拿挖锄在屋后潮湿的水沟边,顺手挖开,几条细小的红蚯蚓,便是那时通用的钓饵。手艺好的,一大早直奔堰塘,待大人喊吃早饭时,便会有小几斤鱼获。中午,瓦房上的炊烟,便会飘满鱼香。童年的鱼汤就饭,现在回忆起来,仍然是最甜美的佳肴。
    春季的堰塘,总是令人心动。下雨涨水时,堰塘的鱼儿会溯水而上,游进上游的水沟。雨住,小伙伴争先恐后,提着虾网,拎着小桶,奔堰塘而去。一人用虾网卡住水沟进塘入口,一人在水沟上游沿水沟往下搅动。两人虾网处会合,一提虾网,网中鱼虾活蹦乱跳。童年的心情也随之欢悦。
    夏季的堰塘,是丰富多彩的。下湾堰周边,是村民各家的菜园。童年,总爱在菜园边游荡。为的就是菜地里嫩嫩的黄瓜,酸酸的西红柿,清脆的豆角。下湾堰堤下面,有一眼古井,传说是清末时期,庙里的和尚修建。夏天,总会拎着陶制茶壶,绑上绳索,去井中取水,帮大人解暑消渴。后来随着慢慢长大,进了高中,有了力气。放学回家,也能跟大人一样,挑上木桶,满满的从井中扯上一担水,晃悠悠的挑回家,倒进厨房的大水缸。堰塘边的几株大枣树,便是盛夏我们的纳凉之处。枣树上的青枣,总等不到成熟,便被童年的伙伴分了个精光。
    夏季,农村孩子最快乐的,莫过于游泳玩水了。村庄后山的沙堰,是我们夏天游泳的好去处。童年,大人怕小孩溺水,总是不让孩子单独玩水。越是这样,夏天的堰塘,对小孩子诱惑越大。沙堰与村庄隔一座小山,山上长满松树。小伙伴会以放牛的名义,聚集在山坡上。把自家的牛往松树上一栓,便如小鬼放假一样,直奔堰塘水中。年长的伙伴有的已经学会了游泳,会游到堰塘当中深水区,时而水中飘浮,时而水中潜泳,卖弄各种身姿。让小伙伴好生羡慕。不会游泳的小伙伴,只能在堰塘边上的浅水区,扑腾几下,自得其乐。有时也会狗刨式的划几下水。这样几经下来,也都无师自通的,学会了游泳。待游泳技能稍涨,小伙伴便会相约比试身手,看看哪个水底潜水最远,哪个水底憋气最长。那些身手不凡的,从此便威风凛凛,神气十足。倘若能潜入水中,摸到鱼虾,便更是让人崇拜不已。
    夏末初秋,总会有一段时间的伏旱。为保地里稻谷成熟,堰塘的水也会被逐渐放完。堰底的淤泥会慢慢变干。淤泥表面,此时会形成一个个小气孔。每个气孔下面,就会有一条泥鳅。小伙伴会拎上小桶脸盆器具,挽上裤管,走进塘底。小心的沿气孔,扒开淤泥,一条泥鳅便再无藏身之地。用手慢慢的托起泥鳅,顺势就放进木桶,收入囊中。
    冬季来临,冰封大地。堰塘上会结上一层厚厚的凌冰。农村的孩子,总会找到乐趣。冰上转陀螺,便是那时最喜好的游戏了。放学,各人掏出自己的神器,结伴奔堰塘而去。用绳线缠绕陀螺数圈,顺势一扔,陀螺在冰面便飞速旋转。因冰面光滑,陀螺会旋转好长时间而不倒。哪个伙伴手中的陀螺旋转时间最长,从此便有了骄傲资本。
    家乡的堰塘,伴我度过美好的童年时光。任岁月流逝,每每想起它,快乐依然会在心中流淌。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大洪山上播绿人下一篇:小城静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