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随州炎帝神农网 首页 汉东文汇 查看内容

欲研浓墨抹春山 ——大水井写意

2016-7-6 09:11| 发布者: 炎黄文化| 查看: 407| 评论: 0|原作者: 炎黄文化

摘要: 欲研浓墨抹春山 ——大水井写意 蒋天径 月 亮 不经意间看到了月亮,亮得让人的心发慌。就像不经意间看到久别的那个最经意的人,一时目瞪口呆,心里却在胡乱翻腾。有人情不自禁地放声一歌:“月亮出来亮汪汪…… ...
欲研浓墨抹春山

——大水井写意

蒋天径

    月 亮
    不经意间看到了月亮,亮得让人的心发慌。就像不经意间看到久别的那个最经意的人,一时目瞪口呆,心里却在胡乱翻腾。有人情不自禁地放声一歌:“月亮出来亮汪汪……”,竟让我眼里汪满了一眶水,浑浊浊,粘稠稠,污染了往昔那一缕清悠悠的思绪。沿着洒满月光的马路,我一个人往山下走。异地他乡是寻不到当年那条幽静小径的,月亮侧过脸窃笑,隐蔽深处的陌生心魔最终把我逼了回来。
    一夜无眠……
    云海朝霞
    “东临碣石,以观沧海”,谁能领略那“壮心不已”的英雄襟怀?西临大水井,以观云海,所有人都会有一种自豪感:“云在我脚下!”朝霞如织锦般一丝丝地扩展,也带着大家的希望一点点地绽放。“平等”占据着整个山头,大人物、小人物都“不亦乐乎!”
    手机和照相机啪啪作响,全不管他人眼色,都只顾倾诉自己的审美心得。散落在四处的几位摄影师,棉背心上缀满口袋,鼓鼓囊囊,如乞丐,如老衲,如摇摇晃晃的丑小鸭,邋遢得惨不忍睹,佝偻得像九旬老媪。然而,他们推出来的却是佳作珍品。
    哦!大反差造就了大美!貌似艺术的算不得真艺术!
    大水井是真美!她质感,妩媚,偕我端坐云头,相视而笑。徒然间生出一种忧郁:假若哪一天,她也被假艺术点染得像人体彩绘一样,那谁还有心走近她,触摸她?
    青莲美荫
    老宅很老。门楣上标有“青莲美荫”,难道主人与诗仙李白有黏?寻遍二十四个天井院,文曲星之文曲却无一星半点。抬头发现一个红彤彤的“忍”字,顿感几分俗套而诗意荡然无存;再转过九曲回廊,又发现一个“耐”字。我沉默了。敏感的诗人熊欣悟出了真谛:带血的教训啊!
    噫吁嚱!蜀道难,人生亦难啊!李亮清大人在襄阳做官有好名声,辞官回“青莲美荫”后,却抽起了大烟。“忍”“耐”二字岂能说清楚?
    设想,青莲居士再一次脚步匆匆出川,驻足于此,受他福荫的子孙们跪献美酒时,他将送他们一首怎样的诗?
    绣 楼
    里面有太多的故事!女士们纷纷登楼,以作家的细腻来扒寻。看她们鲜亮的手提包,拉练锁得紧紧,里面或许藏有秘密,但决不会藏绣球。以今天开放的心境,来体察往年封闭的怨怼,再细腻也很难深入角色。
    绣楼清秀,闺中怨女安在?论说,昔日的土家族少女应比汉女宽松,对歌、赶场、月夜幽会,皆可寄情托意。然贵族小姐们的命运全一样,丰裕衣食的背后,掩藏着身心闭锁的串串泪珠。好在有一个让人心动的抛绣球场景,男头攒动,却辨不清心思,砸对砸错,全在一念间,铸就了无数悲欢离合的典型故事,考验和检测着女作家们的丰富想象力。
    男士们都有一种想体验被砸的冲动。腾龙洞来了机会!漂亮的民俗表演家,像盘丝洞里的蜘蛛精看穿了猪八戒的坏心思,也看穿了坐在台前貌似文静的一帮野性男人们。她笑容可掬地转动着手中绣球,冷不防一抛,准确地砸在最年轻、最有才华的大水井副总吴哲身上。身旁那几双伸得老高的手,如泄气的皮球一样软塌塌地掉下来。冲动立即转为感慨:游戏也是首选高富帅啊!对头!也不全对,还应补上一条潜规则:嫩!鲜嫩永远是抢手货。不甘心啊!当女导游唱罢《六口茶》,立即有人续上低俗的“七口茶”,气势像虎狼,似要把人家生吞下去的感觉;又一曲《龙船调》声起:“妹妹要过河,哪个来背我?”“我来背嘛!”呼天抢地般嚎啕,一种沾尽便宜后的喧嚣。女导游乘机推销光碟,平时连3元钱一瓶矿泉水都舍不得喝的人,很大方地掏出40元钱来偿还“吆喝债”。“要找零吗?”“当然!”即便38元,这光碟也不便宜啊!
    很搞笑,但也在情理中。大家不就是图一个乐嘛!
    大水井
    大水井在哪儿?
    景区办公楼身后有一口不小的堰塘,在海拔1300米的高地上独领风骚。想必就是它!
    真正独领风骚的是大水井开发商——湖北希望实力集团董事长周振超先生!早在1998年,他就在家乡随州首创民营旅游业,兴办起独树一帜的琵琶湖地质文化公园。来利川开发大水井,更显示出他的独具慧眼和拓荒个性。这里没有厚壁高墙,也没有铁面保安,大水井就杂处在普通民居间,以其独有的开放性,将现代旅游文化巧妙地揉进土家族文化,把公司利益与村民利益捆绑经营,抱团取暖,企业家良心昭然,百姓们信赖有加,两相携手并进,情谊浑然天成,红利共享互惠,命运同舟共济。
    最后一站,导游把我们带到了壁垒森严的李氏祠。娇嗔的土家族少妇声调诱人:“请大家慢下石阶参观大水井吧!”
    大水井终于现身了!两道厚壁夹着一道只供两人错身的陡峭石阶,让我们30人的队伍拉成了千军万马的长龙阵势。没人计算石阶的级数,但有一落千丈的实感。下到岩底,失望地看到一个沁水坑,水缸般大小!我像受骗一样反身转回。张嘴喘息间,俯首看脚下,石阶磨痕深深,那刻录的不正是担水人的力量和耐心吗?“忍”“耐”的血色内涵在这里以实物呈现!祠里的几个盛水池,亦以显眼的红色镌刻上“让水池”,那是在宣示人伦关怀,还是在推行道德教化?但绝对是李氏家族长盛不衰的家训警语。据说有一位大书法家站在“让水池”三字前,久久研读后断定:这是中国顶尖级的“水”墨功夫!我想起了样板戏《龙江颂》中的盼水妈,那“盼水”之名和这“让水”之字,都是水崇拜心理的外化形式和结晶!
    任何至诚崇拜都会有奇迹发生!
    魔芋苗
    “月亮出来照半坡”,半坡上已听不到阿哥阿妹们对山歌了。
    月亮悄悄地移情于半老的刘双涛,照着他轻快的脚步走进了一家质朴的土家农户。
    脚步永远体现着一个人的思想境界!真正的作家,那脚步应比别人迈得更勤更坚实更有方向感。蜻蜓点水式地看看风光,美文之美只能表现在蜻蜓的薄翼上;作家的脚步迈入了农家,美文之魂便力透纸背。双涛的嘴甜,双涛的心也诚;双涛大咧咧,双涛大处也规矩;双涛喜购物,双涛出手也阔绰。双涛把情留在了大水井,大水井回馈得更丰盈。次日清晨,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惊动了双涛曾迈入的农户老余一家老小,他们齐聚车前,将两株魔芋苗捧到了刘双涛脸前。那情态如敬茶,如奉花,如献洁白的哈达!
    我有些动情地问大水井总经理周忠启先生:“这里盛产魔芋?”
    “当然有魔力!”他回答得毫不犹豫,而且满脸自信,“你看我这身板,这气力,都像被注入了魔力!”
    他的回答是因为我的问话离题而产生的一种自然链接,我很快把注意力转移到新话题上。这位七十三岁的老总,思维敏捷清晰,办事果断麻利,走路箭步如飞,讲话铿锵有力,他说这些都得益于到大水井后的调养生息。他又动员我说:“热天、冷天,你也可以来这里休养一阵子嘛!想悠周点就住景区,想便宜点也可以住农家,想换换味口就景区农家两边跑。你放心,我一定把你安排得‘易索’极儿的!”
    我的朋友们都抢着回应:“我们肯定会再来!”
    再来就带着一家子吧,好去处可不能一人独享啊!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