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随州炎帝神农网 首页 汉东文汇 查看内容

桐柏山前淮水春 ——“淮河之春”

2016-7-6 09:00| 发布者: 炎黄文化| 查看: 511| 评论: 0|原作者: 炎黄文化

摘要: 桐柏山前淮水春 ——“淮河之春”笔会之旅 “一样官仪汉代新,乘时大手与经纶。东南自古衣冠地,桐柏山前淮水春”。这是宋·林光朝《代陈季若上张帅》诗中的句子。2016年3月9日,“淮河之春”文化笔会在随北 ...
桐柏山前淮水春
                             ——“淮河之春”笔会之旅
熊欣
    “一样官仪汉代新,乘时大手与经纶。东南自古衣冠地,桐柏山前淮水春”。这是宋·林光朝《代陈季若上张帅》诗中的句子。2016年3月9日,“淮河之春”文化笔会在随北淮河镇举行,40多名诗人、作家沉浸于“桐柏山前淮水春”的美丽意境,开启了一次酣畅淋漓的“灵秀淮河魅力之旅”。
    “淮河之春”忆淮缘
    我与淮河的渊源可以追溯到30年前,那时,我怀着对文学的狂热和诗歌的痴迷,在随州成立了“随州市青年诗歌学会”,创办了会刊《启明星》,我固执地认为,要想诗会具有凝聚力和生命力,刊物办的起来,必须要有自己的作者群。作者从哪里来?一方面是建立起与现有作者的紧密联系;一方面要不断发现新作者,并加强培养和培训。于是我产生了一个胆大妄为的想法,在全市各镇举办文学讲习班,因为此前我在均川镇已有成功的案例。由于淮河有几个很有基础的文学爱好者,我们便把这第二期选点在淮河,在淮河党委政府的大力支持下,讲习班竟然办得非常的顺利和成功,至今,参与本次接待的淮河镇党委委员张成友还对当时的情景记忆犹新。
    一晃30多年过去了,在前年的一次吴山赏红叶的过程中,我竟意外地邂逅了淮河镇党委书记饶涛,他一身的意气风发,更兼一身的儒雅气质。他热情地邀请我说:什么时候去淮河看看,相信你一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接着他便与我侃侃而谈,谈他的抱朴谷养生,谈他的道教文化园;谈他的西游记漂流,谈他的富士宝蓝莓;谈他的“四季花海”,谈他的“四个淮河”……而他最后的一句话尤其感动了我,也打动了我:“美丽的风景不应只属于名山大川、旅游胜地,更属于我们的美丽家园,魅力乡村!”对自己的家乡,他是那么热爱、那么自豪,一种向往而又自信之情溢于言表!一个念头倏然从我脑海闪过:我要开展一个活动,活动的主题就是“美丽随县看乡村”,要倡议随县的艺术家们“用文字抒写乡村之美,用镜头记录纯朴之美,用脚步触摸地气之美,用心灵感受家园之美!”就这样,2015年“美丽随县看乡村”呼之即出,并在随县全域旅游建设中取得丰硕成果。
    而今天,更令人欣喜的是,随州市炎黄文化研究会会长包毅国先生精心筹备和组织了这场意义和声势非同凡响的“淮河之春”文化笔会,邀得北京等省内外众多名人大师、文学大腕莅临淮河,上有七十高龄才高八斗的散文大师王宗仁,下有跻身全国文学之林的王舒漫、罗彩惠等后起之秀,还有随州市炎黄文化研究会的部分会员代表,可谓群贤毕至,少长咸集。大家在这两天的时间里,或纵情于淮河山水,或探索于淮河之源;或问计于淮河发展,或惊诧于淮河之变……淮河,撩开她朦胧而神奇的面纱,绽放她俏丽而多姿的美丽!
    左右逢源淮河源
    来到淮河,自然不能不去“千里淮河第一漂”西游记漂流。因为不是漂流的季节,所以不能体验漂流的刺激与乐趣,但沿途的西游记文化却令采风的人们眼界大开,兴奋不已。
    西游记漂流全程15公里,途经18道沙滩,全程可供漂流长度9公里。车子沿河道旁边的道路起伏而上,两岸忽而峭壁凌空,忽而怪石林立;河水一会儿奔流直下,一会儿萦回曲折,给人山重水复、柳暗花明的意境。西游记文化沿途可见,盘丝洞、高老庄、蝎子国、女儿国、水帘洞等景观贯穿全程。每一个景点,大家纷纷拍照、留影,饶涛书记亲自担任讲解员,由此可见当地政府干部对西游记漂流的熟悉程度和旅游产业在党委政府心目中的分量和地位。饶书记告诉我们,每当漂流旺季,这里万人云集,人山人海,《西游记》主题曲响彻云霄,那种氛围把所有来景区的人陶醉得跃跃欲试。来漂流的人成群结队,为确保人员安全和避免游客蜂拥而至,造成道路拥堵或人员扎堆滞留,景区只得制定漂流预约制,每次漂流限定人数,合理调节游客数量,与此同时,不断提高景区的接待能力和加大配套设施的建设力度。
    从西游记漂流出来,沿高速出口旁的水泥道路便可进入西二道河村——抱朴谷项目基地,该基地为淮河镇计划打造的四个4A级景区之一,为新型养生度假产业,占地1.6万多亩。2015年4月,我曾应淮河政府邀请,两次深入淮河,为“我为青春随县代言”采集文字和拍摄视频。当时正值春绿水漫之际,到处桃红柳绿,花枝招展,山上山下绿葱葱一片,那绿,或深或浅,或浓或淡,或肥或瘦,更有白色的野李子花点缀其间,整个淮河都在春天的帷幔之中,令人心旷神怡。我在镇纪委书记杨小河的陪同下,前往抱朴谷,在迂回曲折、汽车的马达逐步昂扬的行进中,不时要经过一道道漫水桥。春水从石板桥上轻轻地滑过,像柔柔的手掌拂过春天的肌肤,浪花时时从行人用来搭脚的石块上跃起,像一个个调皮的孩子嬉戏成趣。那山涧的水,带着春色,带着绿意,奔跑着,欢跳着,整个春天,如水一般在我眼前倾泻着、漫延着。杨书记告诉我,我们要经过好几道这样的漫水桥,我便刻意留意了一下,居然有五道,也就是说,我们绕过了五道大大小小的峡谷才到抱朴谷,由此也可见抱朴谷的幽深与清静,也见证了淮河境内水资源的丰富与灵秀。
    而此次去西二道河道路两旁,绿还不是绿得那么张扬,仿佛还带着那么一种娇羞和怯意;漫水桥的水也是那么宠辱不惊,不紧不慢。及至进入抱朴谷,才见里面的建设已是热火朝天,一层层古色古香、养生味浓郁的房屋依山而建,错落有致,一个隐藏于桐柏深山里的休闲养生基地已悄然形成,相比陶潜笔下的桃花源,更为悠然。“东南自古衣冠地,桐柏山前淮水春”,置身此景,超然于世外功利、回归于自然之态的心境油然而生。
    到处是溪流潺潺,到处是春泉淙淙,游弋于山水之间,总有左右逢源的感觉,流水的声音忽而于左,忽而于右,时而清幽,时而浑厚,是花果山?是水帘洞?还是白石岩?你总会不由自主地产生一些幻觉和臆想,自然而然地与神话传说里的意境联系在一起。有时候,又会兀地竖起一道瀑布来,这种站立的水,铿锵悦耳,轰然有声,浪花激越,水雾氤氲,恍恍然有如仙境。
    这么多奇美的山,这么多灵秀的水,莫非这就是淮河的源头?
    淮河的源头在哪儿?
    一路上,总有人在不断追问。
    是啊,哪里才是淮河的源头?新修《桐柏县志·水文·淮河水系》(1995年版)记载:“淮河亦称淮水,为古四渎之一。源于桐柏山主峰太白顶北麓,北经鸿仪河乡(现淮源镇)固庙村向东北,至城郊乡与鸿仪河乡交界处的陶瓷厂折转东南,于县城北东流入月河镇,从罗庄沿豫鄂边界向东,在固县镇鹰石嘴出境入信阳。境内全长83公里,河床宽15—280米,为长年河流,流域面积1320平方公里。”原来淮河起源于桐柏山主峰太白顶,穿谷越滩,迂回千转,冲出峡谷奔腾东流。因山脉的绵延,峡谷的悠长,众多山泉、溪流顺势而下,向淮河汇集。骤然而成为一条浩浩荡荡一泻千里的中国东部的主要河流之一。
    人们历来对河流的源头有着求索的欲望,“绝顶今朝上,英英素色浮。到来山尽处,便试水源头。会泗觞初滥,穿云碧欲流。昴参通一气,垂象满中州。”清代桐柏县令翁运标《太白顶探淮源》的雅兴,道出了探寻淮源的乐趣。
    而我的感受却不仅如此,淮河的源头应该在整个桐柏山脉,从桐柏山脉流出的每一条小溪,每一滴春泉,每一道瀑布,都是淮河的化身,都是淮河的源头,都是淮河的一部分。正因为有它们的团结、交流、兼容、汇聚,包纳百川,才有了淮河的浩瀚广阔,才有了淮河的源远流长!
    大海之所以浩瀚是因为海纳百川,淮河之所以广阔是因为兼收并蓄。桐柏山为什么能成为淮河之源?你只有用心地深入进去你才能领悟其中的奥秘。
    抚今追昔玉皇顶
    巍巍桐柏山翘首北望,千里淮河在此发源,随岳高速连接鄂豫,312国道穿镇而过,南北文化在此交集,不同风情在此碰撞。淮河镇,她向世人展示了一个自然生态边陲小镇的美丽神韵。
    “淮河水轻轻一扭,便扭出一个水灵灵的小镇,掐一把,就能听到滴水的声音......”20年前,我曾来到淮河,写下了这样的几行诗句。
    此集我要写到的是玉皇顶,它位于桐柏山主峰太白顶之东,巍峨挺拔,森林密布,泉石奇美,瑰丽灵秀。站在山上,可俯瞰淮河全景。可惜,时隔这么多年,我曾一次次想登上玉皇顶,却一直没能如愿。今年的3月11日,我随“淮河之春”文化笔会采风团终于登上了顶峰,体会了一把“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凌云之感,也领略了淮河镇的灵秀风景。
    这是一个让人产生神奇和丰富联想的名字,顾名思义,这里山峰高耸,直接天庭。的确,远看顶峰,云雾缭绕,影影绰绰,仿佛真有玉皇大帝端坐于云端。当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登上峰巅的时候,俯瞰山下,一切美景尽收眼底,曲折蜿蜒的淮河流水,烟波浩渺的桐柏山水库,靓丽整齐的镇区民居,春意盎然的田园风光......无不让人产生神游太空、心旷神怡之感。
    玉皇顶,又曰太乙顶,海拔898米。它是桐柏山脉的第五峰,也是桐柏山脉东段的第一峰,它又是桐柏山脉与大别山脉交界过渡的一座山峰。山上有一寺,曰玉皇寺。据说最早建寺时,选址不在山顶,而在半腰,动土前,人们按照风俗习惯摆上祭品祭祀土地,正在烧香磕头的当口,一只鹰俯冲而下叼走了祭品,在玉皇顶上反复盘旋,最后祭品掉落在山顶上。人们说这许是天意呀,要将寺庙建在峰巅上。
    清道光二十一年,玉皇寺被重建,取名玉皇阁。1952年和“文革”时期多次被毁。直到八十年代初期,由民间捐资再次修复。据《随州志》载:玉皇顶有玉皇阁,翼以两廊,白石筑成,石假砖木阁,外列石为八卦,中有一井,上复巨石,左真武殿,右三官殿,外石城周一千许步,石上有仙人足迹,城外有舍义岩,高百丈许。其东,涧水横绕,曰仙河,冬夏不涸,下流数里,注白石岩之龙潭,周三亩,深不见底,水复自潭出,灌注岩间如瀑布,高八九丈,远望为白练,声闻十里许,下入黄叉河。
    在玉皇阁的旁边,有一座铁塔,铁塔已很破旧与古老,生满了铁锈;塔的顶端有一个很大的鸟窝,在山下未爬上山时还能远远地看见,当时不知为何物,近前才知是以前的电视发射塔。原来,以前没有数字电视时,我们所看到的电视节目都是因为有它才能接收电视信号的。在塔的右下边,还有几间钢筋水泥的简易平房,据说这就是当年电视转播塔的工作人员工作和生活的地方。写到这里我不禁对我一个叫安友的朋友肃然起敬,他曾在上面工作生活了四年,正是风华正茂的年龄,却离群索居,在这里忍受着一般年轻人难以忍受的孤独。当时的交通和山高林密远不是现在我们所看到的和感受到的,因为人迹罕至,不光无路,而且常常有野兽出没,上下一趟山几乎要一天的时间。
    为了让人们看到电视节目,他把快乐给了别人却把孤独留给了自己。
    现在,这个铁塔已成为历史,鸟儿在上面生儿育女,旁边当年的几间平房也成了寺庙人员的寝卧。墙上,用树枝的余烬写着留守人员的去向和联系电话:今天下山买菜,明天回来......一副门的对联充满了禅味:“台阶有尘风自扫,禅门无锁月常来”。
    驻守此寺的是一位老人,看起来善良而忠厚。我和他交谈并与他合了一张影,他非常高兴,一路都陪着我转。他说他叫周发贵,今年63岁,家在河南月河,到山上已经6年了。目前到山上来烧香的人不多,一般到三四月份要多一些。我问香火钱能够生活吗?他说粗茶淡饭还是可以维持的,不过家里也还有田,到农忙的时候就回去一阵子。
    “你知道玉皇顶的名字是怎么来的吗?”我问他,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也说不全,不过听人讲,有一天,玉皇大帝约祖师爷下棋,下了三天三夜也没有个结果。两人便打赌,说谁赢了这盘棋,谁就坐最高的山顶,谁若输了,就坐旁边那座稍矮的山顶。下到第五天,玉皇大帝见还没有下赢,就在吃饭时死缠着祖师爷喝酒,却把自己酒偷偷倒在自己的衣服领子里,这样酒就流到肚脐眼上,祖师爷被灌得酩酊大醉。中途,祖师爷歪歪扭扭地出门小解,玉皇大帝趁机偷了他的一匹马。自然,结果是祖师爷输了,玉皇大帝坐了高顶,从此,人们把高顶称为玉皇顶,把玉皇顶旁边的那座低峰山顶叫祖师顶。
    玉皇大帝偷走的那匹马呢?远远看去就伏在玉皇顶的旁边;喝的酒最后去了哪里呢?据说流进了白石岩。白石岩瀑布四季长流,浪花飞溅,潭水清澈,这水就是玉皇大帝肚脐眼上流出来的酒。
    原来,玉皇顶不仅山美水美观景美,传说故事也那么美!难怪有人慧眼识珠,选择这里来投资、兴业、养生,兴建玉皇顶道教文化园。淮河镇党委书记饶涛介绍说,该项目总投资三亿元,分三期完成,目前正在修筑进山的道路和修复玉皇大殿,乃第一期,已初具雏形。
    如果说十几二十年前,玉皇顶把丰富多姿的电视节目送到了千家万户,那么在今天和明天,玉皇顶将它自身的美和山下的美集于一身,向世人展现,并把道教的精髓施善人间,这是一件多么幸福而美妙的事情!在此我祝愿玉皇顶下的人民,能在天地的护佑下,在阳光雨露的滋润下,生活的更加美好,淮河镇的明天一定会更加丰盈和灿烂!
    淮源寻梦板栗园
    这是一座园区近千亩的板栗园,谢家湾板栗园。它地处湖北淮河镇龙凤店村与河南月河镇白庙村的交界处,园区内有板栗树数万株,其中百年以上树龄的板栗树有100多棵,粗壮的树干,硕大的树冠、沧桑的年轮,历经多少时序更替的故事,讲述多少风花雪月的曾经。童年的趣事,少年的憧憬,青春的朦胧,中年的老成……板栗园,你一直在这里,见证着淮河的沧桑巨变,陪伴着这里的日月星辰!
    板栗树和板栗树的果子,于我有太多的故事,也有太多的传说。在我刚刚走进文化队伍的时候,全国正在搞“三民集成”,我在随南柳林镇便收集到一个老人唱的《板栗情歌》:
    板栗开花一条线
    去年想你到今年
    去年想你年龄小
    今年想你正当年
    曾经,我和这位老人有过一段对话:老伯,这首歌不是这里的吧,这柳林镇哪儿有板栗呀?老人一听急了:这首歌我打小就会唱,那时这里的板栗树可多了,可是有一年运动来了,板栗树被砍光了,我也曾因唱这首歌而被批斗。当时老人的脸激动得有些发红,我想这也许是他永远抹不去的记忆,而他据理力争这首歌是他家乡的民歌,也许在他青春年少的时候,还有一段感人至深的乡村爱情。时隔数年,当我再次踏进柳林镇时,山里山外绿茸茸一片,道路两边的高山低洼全部是板栗林,形成了一条分外壮观的“十里板栗长廊”,看来这首歌生于斯长于斯果然不虚!
    随北唱没唱这首板栗情歌呢?一眼望不到边的板栗树林静静地伫立在淮河岸边,宠辱不惊地迎接着我们的到来。采风的男女老少作家诗人们,见到如此壮观的板栗树群落禁不住发出一阵阵惊呼,那些女士们更是欢呼雀跃,仿佛见到久别的青春年少,在里面摆出各种姿势尽情扭摆,展露出初春的妩媚,春天的妖娆。看着他们的靓颖,听着他们的声音,仿佛置身于淮河春晓,春天的梦境正在向我们招摇。假如,我能回到青春时代,我一定会在板栗园来谈一场情意绵绵而又轰轰烈烈的恋爱,闭上眼睛,听淮河的水哗哗的流着,河边的风轻轻地吹着,我和恋人静静地拥着,耳边回响着那首板栗情歌,那是何等的浪漫,何等的陶醉,何等的美妙!怀里拥着一个河对岸的河南妹子,听着南北方言在此交融的呢喃燕语,那又是何等的妙不可言!切!你以为我是痴人说梦吗?我的一位同行,就因为在淮河当了几年的文化站长,又有板栗园作为他们恋爱的天然背景和屏障,就修得此等艳福,赢得了一个貌美如花、能歌善舞的河南妹子的芳心,最后抱得美人归。
    哦,板栗园!不仅浓缩着这里的人文风情,更给周边的人带来了生活的快乐、甘甜和富裕。
    那是一个冬天,我在淮河的友人家做客,临走时主人说你等等,接着冒着苍茫的夜色出去了,不一会,他提着一个蛇皮袋子,我问是什么啊,神神秘秘的?他嘿嘿一乐:板栗呀!谢家湾的板栗这么出名你不知道?原来,他把板栗埋在沙里面,再封起来。“淮河的板栗本来就不长虫,但这样保存起来,可避免水分的流失,你就是存上一年半年,也能口感如新。”
    “谢家湾板栗园有好几万棵板栗树呢,一棵树每年产100多斤,不好好保存就会糟了!”
    数万株板栗树!一棵树年产板栗100多斤!算算,这是多么大的一笔收入!这可真是淮河镇的金山银山啊!
    很多人对谢家湾板栗树幸存和板栗不长虫产生过好奇,也有很多种猜测。有的说是苍天的护佑,有的说是板栗的树种,有的说是水土的优良……无论哪种说法,我都同意。但我更要说的是,是因为这片庞大的板栗林形成了强大的气场,“根,紧握在地下;叶,相触在云里”,他们紧密地团结在一起,就像淮河镇和月河镇两地的人民。无论是生活的劫难,还是岁月的风雨,他们都能坚守在淮河两岸,共同守护着这片生命的家园,从而产生了一股神奇的力量,练就了一身百毒不侵的躯体!想到此,我对这一片板栗林肃然起敬!
    板栗园,记载着一个又一个的时代,延续着一代一代人的梦想。淮河人民的梦想从来都没断过,而且一代一代不断地在播种着希冀!
    后记:
    两天的“淮河之春”之旅结束了,其实还有很多很多亮点在当时就已构思于心,可惜因时间关系,不能在此一一铺排成笔。但我们已经看到,“全景淮河,四季花海”正在盛开;“主景区游览区”、“乡村旅游体验区”、“现代农业种植养殖观光区”“三大区域”已网络全镇;蓝莓庄园、板栗庄园、茶叶庄园、油茶庄园、核桃庄园、无花果庄园、薰衣草庄园、荷花庄园“八大特色”正在起步;一个“桐柏山道教文化圣地、华中漂流探险地、闻名全国的休闲养生目的地,湖北旅游名镇、国家生态旅游乡镇”已雏形初具,一个宜游、宜居、宜业的生态新淮河正拔地而起!
    巍巍桐柏,滔滔淮河,志存高远,驰骋荡漾,激浊扬清,兼容开放。在淮河的360°空间里,让我们看到了淮河的高度,淮河的宽度,淮河的广度,淮河的厚度,淮河的力度,淮河的速度,更看到了淮河的深度和淮河的气度。新的淮河,将更加魅力无限,青春激荡!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寻觅淮源的春天下一篇:淮河之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