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随州炎帝神农网 首页 名城随州 查看内容

与玉帝齐名的所在

2016-7-5 15:46| 发布者: 炎黄文化| 查看: 820| 评论: 0|原作者: 炎黄文化

摘要: 与玉帝齐名的所在 李旭斌 玉皇顶,又曰太乙顶,一个胆敢以玉皇大帝尊号为名的山峰。属鄂北楚、淮文化圈内的桐柏山体系,位于桐柏山主峰太白顶的东部,是该山脉东段的余脉,海拔898米。古代神话传说中,玉皇大帝出 ...
与玉帝齐名的所在

李旭斌

    玉皇顶,又曰太乙顶,一个胆敢以玉皇大帝尊号为名的山峰。属鄂北楚、淮文化圈内的桐柏山体系,位于桐柏山主峰太白顶的东部,是该山脉东段的余脉,海拔898米。古代神话传说中,玉皇大帝出现很晚,原为昊天上帝或者东皇太一,宋朝的宋真宗赵恒加谥号为玉皇大帝,尊极为特殊的天神,是天道众神之领袖。赵恒不能算有作为的帝王,一个沉溺于封禅的帝王,广建宫观,必然劳民伤财,致使社会矛盾加深。另一个无用的帝王宋徽宗赵佶干脆把玉皇与传统奉祀的昊天上帝合为一体,上尊号曰“太上开天执符御历含真体道昊天玉皇上帝”,至此,道教信仰和国家信仰合流,产生了另一个最高神玉皇上帝。    《随州志》载:玉皇顶有玉皇阁,翼以两廓,白石建筑,石假砖木阁,外列石为八卦,中有一井,上复巨石,左真武殿,右三官殿,外石城周一千许步,石上有仙人足迹,城外有舍义岩,高百丈许。其东,涧水横绕,曰仙河,冬夏不涸,下流数里,注白石岩之龙潭……如今玉皇殿里的佛像神态各异,有些古旧,壁画受风雪侵袭,色彩斑驳有些模糊。据当地人说玉皇阁最早叫玉皇寺,清道光二十一年,重建玉皇寺,后取名玉皇阁。玉皇阁饱经风霜,毁于1952年和“文革”破四旧的狂潮中,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有民间为修复开始捐资,到1984年才照原样修复。
    玉皇顶为双峰,两座山巍然屹立在那里,好像比高矮的俩兄弟,淮河人因此也称玉皇顶为兄弟山。雌蜂上也有一座小寺庙,为祖师庙。山顶面积不大,那祖师庙说来也真怪,刮再大的风,庙里亮着的烛火一动都不动。传说这是仙人在道观里安有“蔽风珠”。都说因为山顶太高,祖师爷怕冷,就装了个蔽风珠在道观里蔽风。
    峰顶东南方约100米处有一口山泉井,山泉井旁约有50平米一块巨大的石碾盘及石磙正在向游人诉说着这里曾经的辉煌。山泉井井水清澈甘甜,特别是突兀山顶,还久旱不竭,叫人无不称奇。山高水高,山青水长,据说玉皇井与山下龙潭河的龙潭相通,还说是玉皇大帝通向龙宫的出海通道,神乎其神。龙潭常年流水不断,恩泽着淮河人民这是真的。
    旧社会,为求风调雨顺,方圆几十里的人们每年都要抬着猪羊等祭礼上山烧香朝拜,祈求玉皇大帝的保佑五谷丰登,据说没有不应的。玉皇大殿里玉皇大帝的神像,神圣、威严,为香客所敬仰,常有香客来祈求保佑平安,赐予洪福,人们求财、求学、求嗣、求平安、求健康,都说有求必应。家事情不顺者,来玉皇阁朝拜玉皇大帝定能让你走出厄运,心想事成。
    玉皇顶山势巍峨挺拔,奇峰参天,怪石林立,山峻谷幽,森林密布,泉清水长。仔细体味这座山才是能够攀援、无比亲昵,而且真正有“险、雄、峻、秀、灵”的味道。站在山顶可观赏:桐柏山水库,风力发电长廊,漾水湖草原,群峰朝阳,村镇民居,革命圣地桃花山,抱朴谷养生园,蜿蜒曲折的淮河源,以及蓝海绿珠、父子雄兵、古琴山韵、夕阳青林、花映山红、枫叶醉秋、群蜂朝阳、农家仙居等众多自然和人文景色。
    道是天地运行规律,规律无形无象,天地万物就在天地运行中孕育而生。“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这就是说,形体之上的无形是本质和规律,形体之中的有形只是工具和物质。生命是有形和无形两者构成,就是魂魄。魂与魄须臾不可分离。魄是体魄,是有形的身体,它由头手足,五脏六腑构成,我们看得见的只是“器”,是“形而下”的工具或物质。但人的灵魂才是人之根本,这才是人之道。没有它,人就不是万物之灵长,就没有人类的文明。人和万物中的显现就是德,道家的德就是顺应天地自然。道家讲究出世,回归自然就是一种大道德。道散为炁,聚则为神。炁是构成人体及维持生命活动的最基本能量,炁也是朴素的唯物主义哲学思想重要组成部分。“炁”和“气”读音相同基本含义也相同,人有了精气神,就有了生命的活力。一个人做了官,神气得不得了,退休了,做普通百姓神气就少了。神仙是道的化身,又是得道的楷模。神仙理解道有深浅之分,无等级地位之别,都是度人度己。
    “玉皇顶”冒“玉皇”之名,与一个传说的神话故事有关。相传,玉皇大帝和祖师爷相约,要在桐桥畈头岭上推杯把盏,切磋棋艺,他们在岭上摊开棋盘,摆棋对垒。两人真叫棋逢对手,将遇良才,第一盘棋下了三天三夜也胜负难分。两人兴致勃勃,互不相让,便打起赌来,谁赢了这盘棋,谁就坐最高的山顶,谁下输了,就坐高顶旁的那座山顶。下到第五天,玉皇大帝见自己的棋还没有站到上风,同时又发现祖师爷的马正为主人守了个关键阵脚。
    玉帝赢棋心切,动起了心思,声言饿了,吩咐身边的童子,准备酒菜。不一会丰盛酒菜端了上来。玉皇大帝以大压小,先带头喝、敬师爷喝,再缠着他喝,后来令他喝,见祖师爷灌得醺醺大醉。玉皇大帝也假装喝醉。其实玉帝喝酒时,偷偷把酒倒在自己的领子里,让酒流到了肚脐眼上。丢下饭饭,两个酒醉佬继续那盘没下完的棋。祖师爷是真醉,下到中途坚持不住了,歪歪倒倒出门小解,玉皇大帝趁机偷了他的马。结果祖师爷输了。玉皇大帝就坐了高顶,祖师爷虽然感觉自己输的蹊跷,可认为玉帝为大,就心甘情愿坐旁边那座山顶。
    从此,人们把高顶称为玉皇顶,连同这座山后来也称为玉皇顶,山顶的庙自然叫玉皇庙。玉皇顶旁边的那座低一点的山峰叫祖师顶,山顶的庙叫祖师庙。发源于玉皇顶山顶的那条仙河,久旱不竭,溪流潺潺,流入深潭,形成了三潭瀑布,深潭流出的瀑布远看为白色,人们称之为白水岩,亦称白石岩。瀑布四季长流,潭水清澈见底,传说,这水就是玉皇大帝肚脐眼上流出来的酒。祖师爷的神马被玉皇大帝偷走后,放在山边,现在还看得见它的样子,还能见到马的模样,人们都说这就是祖师爷贪酒丢失的那匹神马。
    关于玉皇顶上的玉皇寺,据说最早建寺时选址不在山顶上,而是在山腰的一个叫“天台”的地方。动工前,人们带祭品到“天台”祭土,摆好祭品烧香烧纸磕头。祭土后,站起来却不见了祭品,人们仰头细看,一只老鹰叼着祭品正在玉皇顶顶峰上空盘旋,最后祭品掉落在玉皇顶顶峰上。建寺的人们觉得天意难违,只好把寺庙建在玉皇顶巅峰上。寺庙砖木结构,古朴小巧。
    关于山上的玉皇井,民间也有段神话相传。说的是有一年玉皇大帝带着几个随从来人间体察民情,到了此山中。一名樵夫从一个悬崖上摔了下去,只剩下一口气,玉皇大帝正巧路过这儿,救活了他,并将他送回家。原来樵夫是一个大孝子,这次上山是为了给母亲治病。玉皇大帝将两粒金丹送给这母子服下,随即化作一道金光升上云霄,在他升天的地方出现了一口井,名为玉皇井。据说此井深不见底与大海相连。樵夫为了感谢神明,在这座山顶上建了个庙,名玉皇庙,日日供奉。这座山不久闻名四方,“玉皇顶”这个名字一直流传至今。  还有那俯瞰脚下的群山青蛙的头像,相传也是玉皇大地封就的。很久以来,一只仙蛙来到了人间。玉皇知道后派雷神前往捉拿,仙蛙流连这里美丽的景致,再也不肯走了。雷神恼羞成怒,一个霹雳将仙蛙变成了一块石头。从此,这块仙蛙石就在这里生了根,保佑到玉皇顶敬香的人来去平安。  沧桑巨变,星转斗移。历史的年轮转了一圈又一圈,玉皇顶上的古迹坎坎坷坷屡造摧残,破败的景象令人心疼。但主峰上的玉皇大帝,至今仍受香客的虔诚供奉。天生的玉皇大印据说能让人走出厄运,心想事成。一个个美丽的民间传说至今被淮河民间相传,使人们产生许多遐想,感受着玉皇顶的魅力。
    玉皇顶巍峨挺拔,怪石林立,山顶于逶迤连绵的群峰中突兀而起直插云霄,似乎在与众兄弟点头呼应。玉皇阁,古老、神奇而神圣。玉皇顶,美丽、迷人而醉人。远远放眼望去,山峦变幻莫测,只见顶峰沉浸在薄雾之中,薄雾或凝滞,或漂移,使得那些山峰若隐若现,就像一幅流动的泼墨山水画。山坡上嶙峋怪石遍布山野,或匍伏,或直立,或斜楞,有的像动物的形态,有的像大自然中的物体简单轮廓。这里峰连峰,沟连沟,云雾缭绕,若身在其中,定有一种乐不思蜀的感觉。
    登上主峰,那美丽的大好河山尽收眼底,田园一望无际,淮河蜿蜒东去,铁路、高速公里从山前穿过,公路、河流交叉密布,群山延绵,层峦叠嶂,山南脚下的桐柏水库,像一条绸带,沿山谷蜿蜒伸展,蔚为壮观,北面的淮河水给茫茫豫北平原镶上了一条闪亮的银边。玉皇顶如同喝着山水长大的山妹子,浑身洋溢着质朴的灵秀,景美,身美,心更美。
    玉皇顶后岩,如刀削斧劈,甚为险奇,崖下为深幽峡谷,凭空俯视,令人望而生畏,不寒而栗。不论高山、深谷,不论野林、溪流,那美丽的奇观景观。大自然的神奇和唯美在这里尽显其中,游人望山赏景,情满于山,亦有所得。
    玉皇顶右侧的一块巨石恰似一位老人的天然塑像,正凝视着那层山峻岭,那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石头建的玉皇顶电视转播站的房屋,饱经风霜,完好无缺,那高高耸立的电视转播塔,巍然屹立在那里,默默地讲述着千年的传说与故事。
    上山的那一条羊肠小道曲曲折折,蜿蜒伸展,在丛林的掩饰中依稀可辨,山坡上密集厚实的绿林,生机勃勃。掩隐在山林中的怪石,随处可见,纷纷装扮着行人的伙伴。深深的丛林中,鲜花不断,野果遍布,青藤翠蔓。映衬在山涧绿海里的野果树从不吝啬,向人们奉献了野葡萄、猕猴桃、野板栗、野桃子、柿子等数不清的礼物。
    林间潺潺的小溪,沿着崎岖的沟壑,缓缓串流在大石间,发出的汩汩流水声,涓涓可爱,仿佛是一首正在演奏的小曲。间或有些小潭,清澈见底,时而发现几尾小鱼,悠闲的游来游去,摇着尾巴,无比可爱。
    九曲十八弯河床神奇地雕刻在一整块花岗岩石板上,石板上有些朦胧舒展开的条纹,脉络杂乱,有的像山水画,有的像竹趣图,有的像斗折蛇行,简直就是浏览花岗岩质的天然博物馆,解读桐柏山的地质档案。
    这里是华夏文化之源头,瞭望盘古开天地的身影,可以聆听炎帝神农农耕劳作的声音;这里还是道教的福地洞天,天神天仙的诞生之地;这里也是大禹治水、禹王锁蛟及太阳神等神话传说集中的地方,更是吴承恩创作《西游记》的灵感地、故事原型地和原创地。桐柏山的自然环境,通过这些人文和自然不断地创造和完善,已经升化成了一处适合世人居住游憩的佳境。
    如今,开发中的淮河玉皇顶已将成为楚北旅游境地,淮河岸边的靓丽景区,山川灵秀,旖旎的自然风光为游人所青睐,给游人留下美好的记忆。值得欣慰的是,玉皇顶旅游发展如今已经列为淮河镇生态文化旅游产业规划。
    淮河镇党委、政府紧紧围绕生态淮河、文化淮河、美丽淮河、幸福淮河“四个淮河”的建设目标,以“文化淮河”切入,制定“旅游活镇”战略,决心深入挖掘文化旅游资源,围绕淮河镇独特的生态文化旅游资源,把文化旅游产业作为全镇经济及社会发展的支柱性产业来培育、战略性产业来发展。他们围绕“全景淮河、四季花海”的思路,将全镇划分三个功能区域,打造三个4A级景区,开辟四条景观廊道,建设八大特色庄园,创造“旅游名镇”,打造鄂北明珠。
    在淮河镇生态文化旅游产业规划中,玉皇顶旅游发展如今已经如火如荼。该项目以玉皇顶旅游开发项目为主体,修建进山道路,修复唐代道观,建设道教文化园及生态旅居养生基地,使玉皇顶独特的自然风光与五百年的道教文化相结合,方便方圆三百里数万道教信徒上山膜拜。
    项目是河南农贸林科实业有限公司来淮河投资开发,由随州市玉皇顶旅游发展有限公司具体实施。规划总投资3亿元,旨在打造高端“道教文化园”。建设期为六年,分三期实施。首期投入0.5亿元,修建5公里进山道路,修复玉皇大殿;发送二期投入1亿元,完善基础服务设施,建设道教文化活动中心,发展生态农业种植与观光等;三期投入1.5亿元,建设生态旅游养老基地、道教文化区、风景游览区、综合服务区等。
    项目建成后将形成随州市“南有大洪山金顶佛教圣地、北有桐柏山玉皇顶道教圣地”的“南北两翼”、“文化互补”的旅游发展格局。当下连接着历史,也决定着未来。当下的两端,一端是历史、一端是未来。随县淮河镇的当下,两端有无限的长和宽,因为淮河的历史蕴含着中国文明的起始,加上眼前优美的自然生态,就能创造出人间最适合人类生活的福地。
    与玉帝齐名算不得什么,宋真宗和宋徽宗算不得有作为的帝王,民间编故事说他靠偷棋子赢棋,也是讥讽玉皇大帝无能。河南农贸林科实业有限公司依据道家安静和柔,不移自性,常守虚无,湛然不劳,得自然之道精神,建设出来的风景区,当远远超过玉皇。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