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随州炎帝神农网 首页 名城随州 查看内容

情 醉 随 州

2016-7-5 15:38| 发布者: 炎黄文化| 查看: 489| 评论: 0|原作者: 炎黄文化

摘要: 情 醉 随 州 吴 洛 元旦前夕,诚邀几位武汉诗书画界朋友做客随州,同庆随州文化公园开园盛事。 在此之前,朋友们对随州已不是很陌生,两年前我也曾邀请他们来过随州,参观过厉山炎帝神农故里和市博物馆,聆听 ...
情 醉 随 州

吴 洛

    元旦前夕,诚邀几位武汉诗书画界朋友做客随州,同庆随州文化公园开园盛事。    在此之前,朋友们对随州已不是很陌生,两年前我也曾邀请他们来过随州,参观过厉山炎帝神农故里和市博物馆,聆听过编钟的演奏,当时他们感觉很震撼,时隔两年多依旧记忆深刻。当年李必胜老师因故没能来随,每每听他们提及随州,总抑制不住自我懊悔,上个月又仔细阅读了我送给他的杂志《神韵随州》创刊号,更是对随州充满向往,这次应邀携夫人一同前来,总算圆了他的随州梦。
    一、接友赏园 初步感知
    元旦这天我早早来到火车站迎候朋友们。九点不到,朋友们相继走出月台,两位大姐直夸随州火车站面积大,干净气派,景观好,站前道路宽,车流量也不大,她们说一生到过许多地方,第一印象便让她们喜欢上了随州这座城市。沿着宽敞的迎宾大道我们从车站步行去文化公园,李老师早已将《神韵随州》里的文章读熟读透,他提出想先看看季梁大道,从季梁大道去紫阳阁。我们从季梁大道公园东北门进入,边走边交流对随州历史文化的理解。李老师说《神韵随州》这本杂志办得好,它是人们了解随州文化和随州历史的敲门砖,不管是否来过随州,只要读了这本杂志,便如同遨游于随州历史长河,对随州有了一些初步认识和感知。主编的文章内容全面思想深刻,看似提笔信马由缰,却能将思想收敛自如于悠悠五千年岁月长河,有理有据、条理分明地很好诠释神农的农耕文化、季梁的民本思想以及曾侯乙编钟礼乐这三座文明高峰,可见其文学功底深厚,思想渊博。其他作者兼从不同角度逐一就某个人和事或某些景点做了进一步详细阐明,特别是对文化公园的景点介绍比较全面,因而他个人认为这本书极具收藏价值。根据对《神韵随州》的解读,他特地为随州文化公园开园撰写了五言、七言、十一言、十六言对联各一幅,并开园感赋律诗一首,以贺随州文化公园开园盛世:
    女娲珠落古荒瀛,随域农耕负盛名。
    民本脱胎开玉律,曾钟骇世荡金声。
    三峰灵气贯华夏,一脉文韬穿楚荆。
    胜日开园襄壮举,缅怀炎帝续鹏程。
    这里的三峰,喻指中华历史上神农的农耕文化、季梁的民本思想以及曾侯乙编钟礼乐这三座文明高峰。这三座文明高峰同出在随州,是随州的文化遗产,也是随州人民的骄傲。
    二、赏紫阳阁 游六一岛
    仙居山上古曲悠扬,市太极协会正在紫阳广场举办太极扇、太极拳、太极剑的表演,此时场地中心有二十四位中老年妇女,她们素衣红扇正蹬腿、摆莲、翻腰、跳跃,虚实互变、动静相兼,潇洒而飘逸。她们的表演激起了李老师的兴趣,他也站到表演团队之前,权以手中杂志为扇表演起来,直到收势为止。紫阳阁原本是紫阳道人餐霞悟道授业解惑的地方,因时间紧,只能算是初步建成,匾额也没挂起,然听我讲解紫阳道人与李白的故事,仍让他们不免多看了几眼紫阳阁,并拍照留影。走下仙居山,走向六一岛,我故意卖了个关子,问他们可知六一岛名称的来历,问他们可知六一居士与随州的渊源,他们大惑不解。的确,人们只知道欧阳修是庐陵人,且从未听说欧阳修曾到随州上任过,理所当然地以为那根本就是八杆子也打不到一块——不沾边的事,怎能说与随州有莫大渊源呢?正待我准备解释,李老师已当起了解说员,不愧是武汉市的模范高级教师,将欧阳修与随州的渊源解说的十分到位具有说服力,听者无不口服心服。背转身来李老师却悄悄向我道出了秘密:“这些都是从你那本《神韵随州》上了解的,我又在网上查了一些资料确认,要不我哪晓得这些辙”。看来,他说《神韵随州》创刊号是一本有价值的好书不是空夸,而是打心眼里认可了。
    一本杂志办得好不好,有无价值,不同的人会站在不同的角度去看待同一个问题。随州文化要宣传,随州那些心心相传、口口相授的东西也要整理和宣传,杂志便是人们了解这些的最好窗口,它会将这些以文字的方式记录下来流传于世。刘晓鸣书记告诫我们:“要以敬畏之心对待随州丰富灿烂的历史文化,要有虔诚认真的态度,不能随意编篡,不能随意抹杀,不能随意歪曲。”我们秉承这个原则,用一颗赤子之心去宣传随州历史及古今之巨变,宣传当今的城市绿化,宣传随州的风光和人文精神,提升随州人民的自豪感,让世界了解随州走进随州。作为文化古城,作为随州旅游业的发展,城市建设的发展和文化宣传软实力的发展同等重要。
    三、洪山禅寺与宝通寺的渊源
    与六一岛隔湖相对的是善洪取经岛。据说善洪和尚是继大唐高僧玄奘后第二个去西天取经的中国僧人,北宋真宗咸平五年(公元1002年)春,他自洪山禅寺出发,前往天竺(今印度)取佛经及佛牙、舍利,历时13年于大中祥符八年(1015年)四月返回京城(今河南开封),宋真宗皇帝赵恒到便殿亲自迎接,并赐紫衣银绢。善洪不恋京城舒适的生活环境,告别皇上,回到洪山禅寺。病逝后的善洪同佛牙、舍利并葬于大洪山。大洪山自古为佛教圣地,据《大洪山志》记载,除洪山寺上院(灵峰寺)和下院(万寿禅院)外,自唐以后陆续在以主峰(宝珠峰)为中心的大洪山崇山峻岭中还建有寺庙26座,僧人五百多名,在湖北首屈一指,与位于湖北省西北的道教圣地武当山遥相抗衡。洪山禅寺是禅宗南宗慧能一系之曹洞宗发祥地之一,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起,日本驹泽大学佛教学者、专家和僧侣团多次到随州大洪山寻根访师朝拜,可见洪山禅寺的深远影响。
    由随州的洪山禅寺,我不由想到武昌洪山的宝通禅寺,对于宝通禅寺武汉人是再熟悉不过了,就如同我自小就知道它是武汉市著名的佛教圣地,但自从嫁给老公,随他进出于随州大洪山,知道了大洪山的历史和洪山禅寺的历史,才明白武汉的一些地名缘于随州,缘于洪山禅寺历史上的南迁。
    宝通禅寺始建于南朝刘宋年间(420-479),历史久远,早于随州洪山禅寺(公元826年)四百年。洪山禅寺分上下两院,位于宝珠峰顶的上院史称“幽济寺”、“灵济寺”、“灵峰寺”、“楚天望刹”;位于山麓南面的下院史称“保寿禅院”、“万寿禅院”或“万寿寺”。洪山禅寺是它们的俗名,也是后人对上下两院的统称。南宋端平年间(1234年——1236年),金兵南侵,随州成为主要战场,楚北天空第一峰大洪山地势险要,为兵家必争之地。为保护洪山禅寺的镇寺之宝“佛足”,为保护众僧人和经文,时任荆湖制置使孟珙和都统张顺上奏理宗皇帝赵昀,奏请颁发帑币,迁慈忍大师佛足及洪山禅寺部分僧人到武昌东山,沿用洪山禅寺上院的“崇宁保寿禅寺”之名(即现今武昌洪山宝通寺),易东山名为“洪山”,于是便有了随州、武昌两地洪山之称。元世祖忽必烈南征时曾驻军武昌,为鼓舞三军将士学习慈忍大师舍身忘我之精神,特请“佛足”随军,称帝后应梦送“佛足”回武昌,行至河南许昌丈地堡时“佛足”再难前行,元世祖旨令就地建寺供奉,并将当地的地名也改为洪山。这双佛足后来在兵荒马乱中被寺内和尚带走,不知是否这个原因,此后全国又出现了其它的“洪山寺”,而“佛足”却失踪。忽必烈为了纪念慈忍和尚,诏令武昌洪山禅寺,在寺内后山建“灵济”塔。由此可见,现今的武昌宝通禅寺的历史和一些景点建筑,还是与随州有关。
    当我简要介绍了随州大洪山与武昌洪山之间的因果关系,讲述完洪山禅寺与宝通禅寺的渊源,他们的神情依然是那么专注,他们在认真倾听,同时也在分析推敲,我想,当他们回汉后一定会再抽时间去宝通禅寺看看,搜寻线索以勘正误。
    四、走进西区
    不知不觉中,我们已经走出东区进入西区。西区活动集中,人群密集,我们倒不需赶那个热闹。作为文学爱好者和书法家,我的朋友们更偏重于历史典故和书法楹联。走过岁丰桥,登上舜井岛,他们不由而同地注意到舜井亭上的楹联,“舜井丰碑石尚在,娥皇古洞迹犹存”;“掘井恩泽邻里,立德彪炳人寰”。作为彰显地方古迹及历史文化内容的碑文和楹联,所表达的年代与现代不同,镌刻时应符合景点特色,遵循楹联上联为右、下联为左的惯例,否则读起来拗口。而文化公园虽展示的历史内容,文字上却全是现代习惯方式。
    此时正值冬季,百花园寂静无华酣然冬眠,天籁宫却热闹非凡锣鼓喧天,我们经过戏楼时台上正演曲剧。我知道这里今天还有随州花鼓戏的表演,我多想让我的朋友们欣赏到地方戏曲随州花鼓戏呀,可时间紧迫,我们一行不能在此流连候戏,只得作罢。看着台下水泄不通的人群和如痴如醉的戏迷们,我仿佛看到了三十多年前的自己,看到了戏曲在慢慢向市民们贴近。
    远处传来惊叹,寻音望去,声音来源于编钟音乐广场,只见一小伙子头戴防护帽、脚蹬自行车,跃然于黑压压的人头之上,鹤立于密集的人丛之中,正在表演高超的车技,不是这次开园所见,真不敢相信随州还有为数不少的车技爱好者。那两套价值不菲的编钟是人们的最爱,我们一一与编钟合影,想要敲击一下编钟,等候了半天才如愿以偿。
    五、浓浓的编钟情结
    古老的随州城有着悠久的音乐文化史,曾侯乙古墓编钟的出土震撼了世界,成为世界第八大奇迹。更为奇特的是随州不仅仅只在曾侯乙古墓出土编钟,更为早期的叶家山古墓群再次出现编钟的身影。这里是编钟的故国,是音乐的古都,它敲醒了世界,敲醒了沉睡几千年的中华音乐文化史,敲出了随州古老音乐文化的最强音符。无外乎外国友人每每参观编钟及观看编钟演奏,总是异口同声地发出惊叹。编钟文化是随州城市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季梁广场下的台阶第一层编钟演绎浮雕给我们展示的就是这张独特的城市名片。它为我们开启历史大门,掀开神密帷幕,我们看见随州古城丽日当空祥云引路,美丽的天使高奏金钟、横吹玉笛,舞于云天,天籁般金声玉振惊醒人间万物唤醒娇娥,她们身着羽衣彩带敲响编钟,随着音乐的节奏歌舞,身影摇曳舞姿婀娜,时而伸展、时而翻腾、时而旋转,流光溢彩。她们轻歌于华殿之上,曼舞于龙庭之中,情怀舒展,赏心悦目,心旷神怡。在雨露阳光滋润照耀下,玉女们翩翩飞舞,如同一只只金凤凰。音乐带给人们对幸福的神往,音乐为人们的心灵安上了翅膀,让人们在浩渺的天空遨游求索。音乐的发展程度代表着一个地方的文明程度,自古音乐与礼仪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高级乐器非平民百姓所能拥有聆听。编钟为我国古代乐器之王,是上层社会专用的乐器,是等级身份、社会地位、王者权力的象征。我国共出土十多套编钟,尤以随州曾侯乙编钟规模最大极具震撼力,波澜壮阔的阵容场面和大气磅礴的气势,足以压倒当今世界顶级的交响乐团。这套宫廷独享的打击乐器足可证明中华文明源远流长举世无双,同时体现出古代随州在政治、经济、文化上的地位举足轻重,由此也引发了对随州青铜冶炼铸造工艺的考查和研究。
    随州人对编钟的喜爱无与可比,依稀还记得当年曾侯乙编钟出土时的情景。作为国宝级文物,曾侯乙编钟一出土便交由湖北省博物馆保管收藏,随着时间的推移,随州市民心中的编钟情结越来越浓,时时想着何时能将曾侯乙编钟请回家。因为怀有这份情结,随州二桥上以编钟装饰桥栏,白云湖边高挂编钟灯,市民家中摆放编钟饰品,连盛酒的酒瓶都是编钟式样;随州人送的是编钟礼,写的是编钟诗,听的是编钟曲,每逢大型演出,如果没有编钟演奏,仿佛缺失了地方音乐特色淡而无味。如今新建的文化公园更是弘扬了随州的编钟文化,公园内处处可见大大小小的编钟。比如公园中轴线石阶上的大理石编钟乐舞浮雕和护桥栏杆上汉白玉编钟雕塑凝重古朴,高悬的青铜材质青龙衔钟灯线条简明流畅,精美别致的双钟灯吸引着众多的眼球,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编钟音乐广场上那两套实体编钟,不时有游客在那里鉴赏、敲击、聆听,从悠悠编钟声中去感知节奏、感知音乐带来的美好与欢愉。编钟的敲击声此起彼伏,悠扬的钟声在公园上空回旋,余音袅袅不绝于耳,老远都能听得到。金钟敲响音韵悠长,寓意着随州人民的生活幸福绵延长久。市领导将编钟请下神坛,放下高贵的贵族身份,走进公园、走进大自然,与全市人民零距离接触拥抱,体现了市领导体恤民心、与民同欢的精神,古老的编钟再次焕发新的活力,用她动听的钟声赞美这座全新的园林绿化城市,赞美随州人民美好的新生活。
    六、雕塑背后不为人知的事
    随州位于荆楚大地,深受楚国文化影响,然而古代曾随文化却有别于楚文化。楚国虽说青铜铸造技术先进,善铸钟,却达不到曾侯乙古墓中所铸钟之精美高超。除楚惠王送的一枚镈钟,曾侯乙古墓出土编钟中其余19件钮钟和45件甬钟钟体遍饰浮雕式蟠虺,有别于楚文化凤的图腾,属中原文化风格。这种风格也反映在同墓出土的其它文物及尊盘上,传说这个精致华美的尊盘面世后备受关注,当时有“拥有尊盘者拥有天下”之说,为保护宝物同时避免祸乱,曾国国君带着他的尊盘和心爱的编钟神秘消失藏匿起来,谁也不知道他们去了何方,直到古墓被打开才再次亮相于世。在由尊盘中的尊作为原型制作的盛世同庆雕塑前,我刚讲完这个故事,朋友们惊得目瞪口呆,仰面细细品味欣赏这座巨大的青铜雕塑,与雕塑前留影为念。
    与其说古老的传言口说无凭,现实生活中随州的古痕迹依然存在,它离我们并不遥远,就在我们身边。随州真是个古老的地方,古老到一些常用文字在现代字库中竟然找不到,古老到千百年来濡养随州人民的两条河流名称竟然变不成铅字,真是令人不可思议。随州地方小,不受重视无怨言,可随州这个地方所产生的文化与思想却影响了整个华夏民族的历史发展进程。季梁文化影响了诸子百家,季梁的思想高度,直到今天也是一座无人可逾越的丰碑。都说现代人头脑聪慧、技艺精湛,我们试着回过头,去想想几千年前的人与事,看看这些历史遗留物,岂不更感古人之难能可贵,甚至有的可说是谜一般不得解。
    公园我已来过好几次,每一次均有不同的感受。前两天我来时辛勤的公园建设者们还正在加紧栏杆雕刻、园林绿化、现场清理等一系列开园准备工作,正是因为他们的努力付出,才有了这荒地变美景的巨大变化。看着干净的园区,手抚光滑精美的汉白玉雕栏,不由想起那天见到的一位石雕工人,当时他双膝跪于台阶,手执电动工具正在打磨汉白玉栏杆上的浮雕,在机械的轰鸣声中,玉色粉尘四处飞扬迎面相向,他黑色工作服成了花白,仅只墨镜护眼,满面尘灰。我不知他每天要吸进多少粉尘,也不知他每天要蹲跪多长时间,看他全神贯注一丝不苟地工作,我猜想现在他一定也在人群中,在公园的某个地方,心中充满成就感与自豪。
    七、走上高高的神农坛
    作为公园最高处的核心景点,神农坛前已排起长龙,人们依次进入,我们也随着人流一起进去参观。
    我真不敢相信眼前的情景,两天前我进入神农坛时,神农坛内的工作正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九十九级螺旋式台阶上到处是忙碌的身影,员工们聚精会神,全然不受外界丝毫影响,精益求精地赶着工期,几位壮汉合力抬着炎帝雕塑像安置于顶层中心,小心轻放,敬畏有加,对于有关公园情况的问询有问必答,充满了园区主人般的自豪感。看着凌乱的现场,我很怀疑元旦这天是否能正常对外开放神农坛。然今天这里完全是另一番情景,坛内干净卫生,玉色墙壁上几幅大型彩色图案仿佛一夜之间冒出来,楼梯上安装有明亮的护栏,“一定是员工们加班加点深夜赶工出来的,否则不可能有如此神奇的速度完工”。我边上楼边向朋友们解释。
    说实话,我是从内心深深敬佩这些园区的建设者,仅仅两年多时间能在920亩土地上建成这么高规格高标准的园林式文化公园,其困难可想之多,其难度更是可想而知。换种角度想想我又为他们庆幸,文化公园是随州园林城市建设的重大项目,对于城市建设与城市地位的提升有着极其特殊的战略意义,能亲自参与其中建设,用自己的双手来塑造这座公园,他们可算无比的自豪与幸福。
    站在坛上举目望去,公园全景尽收眼底,你瞧迎宾大道分两湖、东西双区竞相比,游人如织、古桥垂影、亭秀湖清;暖暖的冬阳穿过云层照射下来,整座公园仿佛披上一层桔色面纱,有了几分朦胧之美。太阳倒影于水,鳞光闪耀、双阳齐辉,自有一番神韵。
    “如此大的面积,如此多的财力物力,如此全面的文化内容,几座文化高峰同出曾随并力支撑起这座文化公园,再加上市领导的魄力,缺一样便建不了这样有分量的公园。这个公园所凝聚的文化厚度,在全省也难有与之竞比的。五年后我一定会再来随州,我还会回到这里看看它的变化,我相信它一定会比现在更好更完善。真乃大手笔,真不愧是神韵随州!”李老师由衷地发出赞叹。
    我和朋友们游览了公园主要景区,他们六位都是老年人,且早上五点多就起来赶火车,进入公园后又游览了三个多小时,有些体力不支,便带着他们从西区主入口处出园。西园大门上“随州文化公园”几个金灿灿的大字由现任文化部部长、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席孙家正题写,东园则是国民党主席连战的墨宝,能请到这样有分量的墨宝,再次出乎他们意料之外。“这才是真正的书法艺术!”他们不约而同地说。市领导为开园增设的专线免费公交车正欲启动,我们上了车,向文峰塔方向而去。
    八、文峰塔前说故事
    我有意选择在文峰塔附近就餐,一来他们在随州停留的时间短,只有一天时间游览随州风光,难得来一次,请他们看看真实的古迹,更好地了解随州;二来他们都是六十多岁的老人,还有一位已达七十五岁高龄,我没有专车,不方便带他们去擂鼓墩遗址参观。文峰塔既是古迹交通也便利,何况他们也都累了,就近休息一下。原计划在“味道”私家菜馆进餐,没想到已满座,只好换到“银河大酒楼”。酒是随州自产酒,菜是地方特色菜,豆油春饼和泡泡青自然是少不了的,每道菜他们都赞味道不错,即使在家喝惯了蔡甸的莲藕汤,却仍觉汤没随州的鲜美,藕没随州的白嫩。当“红烧鱼头”端上桌,李老师笑说这道菜的造型忒像“神农坛”,高高稳稳地摞着,份量足,说明随州人实在。看来,最佳的心情带来最佳的感觉最佳的胃口,今天的随州是冬风也暖、白水也甜呀。
    餐毕,带着他们来到文峰塔前,我给他们讲了一个与李白有点关联的故事:唐时李白来到随州,有个随州人言语之中轻薄了这位“文曲星”,被太白金星知道了,此后不知为何,随州人再没考中过状元。有位随州人的舅舅是天门人,这个随州人便以天门籍的身份去报考,不想真高中状元,随州人因此欲建文峰塔,却屡建屡塌,直到一位箍木桶的人从箍木桶中得到启发,借用这种方式才得以修成文峰塔。文峰塔的石门本来是开着的,有一个人想进去偷窃,不料石门突然自行关闭,从此再也没有打开。对于我讲的文峰塔的故事他们听得津津有味,然而却对周边的环境感到深深的失望,这样一座古塔,置身于参差的现代高楼环境中,它的价值已遭很大破坏。在先期环境没能很好保护的情况下,是否还有其它补救措施,或将文峰塔整体迁移至合适位置?他们这样建议。
    随州以前的历史记载有随国而无曾国,从曾侯乙古墓被发现开始陆续出土带有曾国铭文的物件而无随国的,那么曾国与随国究竟是一个国家还是两个国家?曾国是否是历史上文字中的随国?我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但我告诉他们,就在这里,就在这文峰塔的附近,又发现了六十多座古墓群,从这里第一次发现了带有随国铭文的物件。这前面不远处便是那条我写的出却打不出的河流,文化公园的附近是季梁大夫的故址,在我居住的地方还有座东周时期的古墓群至今仍被保护着不准开发,可以这么说,我的脚下便是波澜壮阔的历史,我与它们相距遥遥几千年的时空,却又似乎近在咫尺,近得我几乎能听到历史的心跳与呼吸。
    从没当过讲解员,平日言语不多的我今天着实做了一回导游,尽职尽责地讲解,越讲越兴奋,越讲越自豪。
    九、古城墙边说古城
    高开文峰塔,乘坐十三路公交车,我们又来到位于市中心的神农公园。
    带朋友们来神农公园,本来是想看看随州老年人书画展,不想活动已经结束。随州几个景区的炎帝雕塑面貌不同,风格各异,较之而言朋友们说喜爱炎帝神农故里风景区的神农雕像,只有回归“人”的神农才更具亲和力,更贴近人们心中的理想。公园里的一些景区也有着典故,飞来土、白云亭景区有“鞭重土飞姻缘断,鲤鱼仙子化云随”的优美传说故事;月光池则有“灵蛇命危随侯救,衔珠报恩史流传”的感恩图报史料记载。至于随侯珠是何等宝物众说纷纭,有珍珠说、料珠说、金钢石说和萤石说等等,至今无法考证。《淮南子》中曰:“随侯之珠,卞和之璧,得之者富,失之者贫”;旧《辞海》“随和”条目注释:“随侯之珠,卞和之璧,皆至宝也,故随和并称。”楚王伐随时,随侯珠为楚王所获,后从李斯的《谏逐客书》中:“今陛下致昆山之玉,有随、和之宝,垂明月之珠……此数宝者,秦不生一焉,而陛下说之,何也?”一文可证实随侯珠曾落秦始皇之手,可惜最终下落不明,随侯珠成为永久之谜。明弘治年间,随知州李充嗣在城西欧阳修少时读书处修月光池以记“灵蛇赠珠”之事,又于修复的白云楼下建白云书院纪念欧阳修,后于书院内腾出一排房子作为欧阳文忠公祠,并改白云书院为文忠书院。现在的白云亭、月光池和白云书院是在明朝白云楼旧址上重新修建的。
    走上城墙,看着眼前的护城河,我仿佛又回到少年时代,依稀还有跌入护城河的恐惧,至今仍奇怪当初为何如泡沫一样浮于水面空惊一场,许是年幼身轻吧。假设我当年落水送了命,我的家人可能早就调回武汉了。命运就是这样不可琢磨,看似一个人的一件小事,却改变了好多人一生的命运。
    古老的城墙从我记事时便立在这里。我在城墙外围散步,去城墙里面摘果子和桑叶,城墙外的岁丰桥上还留有爷爷的身影,如今岁丰桥依旧在,爷爷已故去近四十年。以前我看城墙和护城河就是阻止我进去的障碍物,如今眼中的城墙和护城河却是战争时期的防御工事,是城中居民的安全保障。城墙是历史的见证,如今的城市不再需要城墙和护城河的防御,它却可提醒并教育人们勿忘历史。每每站在城墙上想着曾随历史和抗日战争史,那些战争场面便浮现于眼前,思想穿越时空。
    十、万物有情 友谊无价
    神农公园内有一奇特的灵璧石,乌亮亮的,犹如一条飞鱼搏浪穿风。石鱼头顶有气包,嘴略张,牙口尖利,目视前方,全身轮廓完整、形态鲜活清晰。
    初次见到这条石鱼,我也曾好奇,如今我的朋友也与我当初一样把手放入它嘴中,从鱼头直摸到鱼尾。鱼身光滑略凉,似乎才从冰冷的水里游上来。这么大一条完整的像形石鱼确实少见,在随州还有一块比石鱼更神奇的石头,在吴山镇的鸡鸣山采风时我曾见到一块硕大的“撑腰石”,从一个角度看,它活像北京类人猿的头盖骨;换一个角度看,其中有一个部分活似一位古人仰面观天,这块石头便是《编钟》杂志曾刊登过的《神农观天》。大自然的神奇虽多,就看你是否能走出去发现它,是否拥有一双发现的眼睛和想象的翅膀。大洪山姑嫂塔森林公园的石林,便是在玉龙温泉建设之初发现的。别小看这一块块石头,它们也有生命,也会说话,说给那些愿意去倾听的人听。以前我看随州是随州,看树是树看石是石,我是活动的它们是固定不变的。如今才发现在岁月中行走的是它们而不是我,我一直是被动地等待它们的出现。随州城处处有故事,我在城中盲人般生活了四十多年,直到近两年仿佛才睁开双眼好好打量她,猛然发现这座城市是如此的美好,拥有太多的宝藏,而我却茫然不知,以为她贫瘠不足观。一个人心中有了爱,思想会产生变化,目光会变得柔和,城市也有了暖暖的色彩。我也不知从何时起开始喜欢上了这座城市,试图从多方面走进她、了解她、探讨她,进而深深地迷上她,宣传她。心情的变化影响着行为的改变,我不再窝在家中,而是走出去尽情地拍摄她的丰采,倾听她的故事,将她介绍给我的友人。
    走出神农公园已是下午五点多钟,从早上五点多起床赶往随州,我的朋友们已是劳累了整整十二个小时,特别是彭望明老师,因成功雕刻武汉市历界全国道德模范肖像篆刻印,头一天在家接受省市十多家新闻媒体采访,今天又马不停蹄地在随州奔跑了一天,以六十多岁高龄能保持如此旺盛的精力实非易事,这也在于古老的随州对他们的吸引力,令人不舍放弃了解探寻她的机会。
    劳累奔波了一天回到家中,婆婆已备好晚餐,又奉上自酿的葡萄酒,香甜诱人的葡萄酒让客人们不停地夸赞。酒不醉人人自醉,醉的不是这粗茶淡饭,而是随州的山山水水,是随州神奇美妙的传说,是随州独有的令人景仰的三大文化高峰,还有热情好客朴实厚道的随州人民。
    “道远明功过,文崇辩古今”。李老师的这幅楹联很好地表明他的观念。对于没有文字记载的年代,对于文字记载缺失、历史埋藏或颠覆的年代,以及那个年代的人和事,我们无法详细正确解读还原历史,只能用发展的眼光去看待历史,从不断出土、填充历史空白的文物中去推断历史补充历史,我们应感恩这些历史的伟人为我们带来今天的文明。
    书协会长施金林老师七十五岁高龄,上个月回台湾奔丧劳累大半月,紧接着受邀访问国外,刚从国外回来的施老师接到我的电话邀请,还没休息便来了随州。施老师说第一次来随州他记忆深刻,这第二次来随州更令他难忘,他还没有哪一天走过今天这么远的路。的确,他们都是老人,不知道下一次来会是何时,因此,他们更懂得珍惜这难得的机会,珍惜这大好的时光。
    时光如水转眼即逝,一晃我们以诗相识近三年,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我们于墨池观画,于琴台聚会,于东湖采风,甚至在他们送往北京十八大献礼长幅中也留下了我的签名。他们为他们的城市自豪,为他们的全国模范社区骄傲,而我的两次邀请让他们改变了对随州的看法,李老师甚至有了想来随州定居之意。
    或许要不了多久,我会再次接他们来随州,我们相约的下一个目标是秀美无比的楚北天空第一峰大洪山。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