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随州炎帝神农网 首页 名城随州 查看内容

尹洙在随州的快乐时光

2016-7-5 15:34| 发布者: 炎黄文化| 查看: 483| 评论: 0|原作者: 炎黄文化

摘要: 尹洙在随州的快乐时光 邱雪梅 近年来,唐宋八大家之一曾巩的散文《尹公亭记》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各地中、高考语文试题中,其出现的频率甚至不低于范仲淹的《岳阳楼记》和欧阳修的《醉 ...
        尹洙在随州的快乐时光

                              邱雪梅                                                

    近年来,唐宋八大家之一曾巩的散文《尹公亭记》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各地中、高考语文试题中,其出现的频率甚至不低于范仲淹的《岳阳楼记》和欧阳修的《醉翁亭记》。岳阳楼和醉翁亭因为两位北宋文学大家的美文扬名天下,而随州的尹公亭却在历史的尘埃中慢慢沉寂,就连许多土生土长的随州人都不知道有这么的一个叫尹公的亭子,更不知道尹公为何许人。    这三篇散文均出自北宋文学大家之手,都是中国散文发展史上的名篇佳构,然而产生的经济效率和影响力却大不一样,是尹公的影响力不够大?是尹公亭的风景不够优美?还是随州作为炎帝神农故里和编钟古乐之乡的文化底蕴太丰厚,不屑于做好尹公亭的文章?我无从知道。
    但若论北宋文坛的风云人物,尹公亭的主人尹洙绝对算得上一个。尹洙(1001~1047)宋代散文家,字师鲁,河南洛阳人。天圣二年(1024)登进士第,先后担任绛州正平县主簿、河南府户曹参军等职,关键是他和历史上赫赫有名的范仲淹、欧阳修、余靖,并称“北宋四贤”,他与范仲淹、欧阳修、曾巩、梅尧臣更是一生的挚友。
    尹洙博学强识,以儒学知名,喜谈军事,军事方面的著述《叙燕》、《息戍》、《兵制》等见解中肯,对军事发展具有指导意义。他也精于史学,特别是对《春秋》有研究。欧阳修曾与他商议修《五代史记》。今尚存《五代春秋》两卷。欧阳修评价尹洙的文章:“简而有法”,范仲淹也赞“其文谨严,辞约而理精”。
    不幸的是尹洙英年早逝,只活了46岁,他死后,欧阳修亲自为他撰写《尹师鲁墓志铭》,范仲淹也有《祭尹师鲁舍人文》传世。
    尹洙与范、欧的渊源
    在当时,尹洙文采冠绝天下,深受范仲淹和欧阳修的尊重。这其中还有两个典故。
    范仲淹一直视尹洙为自己的偶像,两人因为志趣相投,也便亦师亦友。有一次,范仲淹替人写墓志铭,当他写毕封好刚要发送时,忽然想到:“这篇铭记不能不给尹洙看看。”
    范仲淹将自己的文章递交给尹洙,尹洙看完之后称赞其文采飞扬,言辞真诚,但对其中一点提出了异议。尹洙说:“你的文章名满天下,后人会以你的文章作为典范。但你在文中,却把转运使写作都刺史,知州写成太守。确实,这样写很清雅,也易迎合阅者心理。但事实这些是前朝官员的称谓,现在已经没有了。后人看到你的文章,必定疑惑,就会花费大量的精力去考证。这个麻烦,难道不是你造成的吗?”
    范仲淹一席话听完,满脸大汗,感到惭愧不已,连忙对老师道谢不已,感谢其指出谬误之处。
    第二个典故是说北宋年间,西昆体骨干诗人钱惟演(晚年时也曾谪居随州)镇守西京时在城里修了一座驿馆,请文豪谢希深、尹洙和欧阳修各写一篇记事文。3人各显其能,半日成文,大家围定一看,谢文七百字,欧文五百多字,尹文最少,只用了三百八十字,且洗练生动,叙事完备。
    欧阳修暗暗称赞尹洙比自己写得好,当晚便去向尹洙虚心请教。尹洙诚恳地对他说:“您的文章虽然也写得好,但结构尚欠严谨,语言也不够精练。”欧阳修接受了尹洙的意见,对自己的文章逐字逐句地仔细推敲,重新改写一遍,给尹洙看。
    尹洙看后,觉得欧阳修改就的文章一个字也难于改动,便感慨地对文友们说:“欧阳修进步真快,简直像一日前进一千里一样!”
    后来,人们便用“一日千里”形容人的进步和事物发展的速度很快。
    从这两个故事中,我们可以看出尹洙的个人魅力。他才华横溢、性格直爽,对朋友真挚。他并没有因为范、欧比自己名气大而不敢对他们的文章进行批评指正,他中肯的意见更是赢得了朋友们对他的尊重。
    他们之间没有所谓的“文人相轻”,而是彼此之间真诚的取长补短,互相帮助。这一点从欧阳修提携王安石、曾巩、苏轼父子就可以看出当时北宋文坛干净的文风。大量出身寒门的优秀人才不断涌现,在北宋中期出现了人才辈出、灿若群星的盛况。作为宋学开山,尹洙、范仲淹、欧阳修无疑为促进这种社会现象作出了表率。
    有节操的贬谪
    庆历三年(1043年),朝廷重用范仲淹,并在范仲淹的执政下开始实行一些新政。改革自然会触动一些人的利益,保守派们极力反对改革,但他们并不直接攻击新政,而是攻击主持新政的范仲淹。
    他们使出的杀手锏就是诬蔑范仲淹和欧阳修、尹洙、余靖等人结为“朋党”,拉帮结派,结党营私,扰乱朝廷。
    在历史上,“朋党”从来就不是一个好词儿。任你如何清白,只要被戴上“朋党”的帽子,就意味着政治生命的终结。朋党现象对于统治者来说绝对是不祥的,朋党兴则国衰亡,朋党亡则国兴盛。
    对手的这一招果然触到了北宋建国以来最敏感的政治痛点。范仲淹因此失去宋仁宗的信任。
    为了力救范仲淹,欧阳修撰写《朋党论》一文,为“朋党”正名,并指出“朋党”有“君子之党”与“小人之党”的分别,并以“君子之党”自居,以“朋党”为荣,坚持与君子同道。提出做皇帝的,应当辨别君子之党与小人之党。他明确承认了自己与范仲淹的“朋党”关系,并坚持与“君子同道”,希望天子明辨是非。
    尹洙也不畏权势,坚持公道,上奏曰:“仲淹忠亮有素,臣与之兼师友,则是仲淹之党也。今仲淹以朋党被罪,臣不可苟免。”
    欧阳修和尹洙都表明了自己的政治立场,他们可以用生命为自己朋友的人格作担保。他们支持新政,承认自己与范仲淹就是一路人。
    然而,欧阳修和尹洙们的努力非但没能为“朋党”正名,反而造成了极为严重的后果。
    “朋党们”纷纷遭到贬谪。范仲淹被撤销官职,谪知饶州。欧阳修也被贬地方长达十年。尹洙也受到牵连,屡次被贬,后来到了随州,从而让随州人有幸与尹大贤士有了近距离接触。
    尹公亭的快乐生活
    尹洙来随州后,居住在距随州城东五里的一个叫开元佛寺的金灯院里。随州人向来是非分明,他们没有因为这是一个被朝廷贬谪的罪人而疏远他,他们以满怀的热情接纳了这个为朋友两肋插刀、为国家尽心尽力、才华横溢的失意君子。更何况他还是在随州生活了20多年的欧阳修的朋友,自然让随州人又多了一分亲近和尊敬的理由。
    这个让范仲淹和欧阳修都非常尊重的尹公身上确实有着强大的气场。越是有知识,有修养的人越是谦卑,越是平近人,尹洙就是这样。随州人民喜欢他也乐于接近他,随州人的宽容、好客、正直、朴实也让尹洙感到无比的欣慰。他走在哪里,哪里贤人聚集。一时间尹洙成为随州的焦点人物。他在随州的事情,他的好朋友曾巩在《尹公亭记》里作了详尽的描述。
    当时,来自随州内外的各届名流争相到他的住处造访求教。但凡与尹公有过交流的人都能够从他那里获得满满的正能量,如沐春风,大受裨益。尹洙身上有一股君子的浩然的正气,他像他的挚友范仲淹一样“不以物喜,不以已悲”,他没有因为自己的遭遇耿耿于怀,他在随州的每一天过得充实而又自在。
    他在自己住处的北面,一个青竹和翠柏环绕的山坡上亲自用茅草搭建了一座茅亭,用来休息、观景和接待慕名而来的朋友,他们在这里饮酒作赋,谈论天下,也在这里看庭前花开花落,望窗外云卷云舒。
    随州的僻远不但没有遮挡尹洙身上的光辉,在随州的这段时间,反而让他名震天下。他在随州的日子不像是被贬谪,倒像是一场盛大的修行,让他光彩满溢。
    3年后,尹洙离开随州,随州人们想念他,就常常结伴去他的亭子坐坐。因为不忍心这个曾经传播智慧和正能量的亭子废弃,就经常的修缮它,并取名为“尹公之亭”。当时随州一个叫谢景平的人镌刻石碑记述了这件事。
    到了北宋治平四年,来自朝廷的司农少卿李禹卿到随州做太守,当时尹洙已去世多年。李禹卿找到尹公亭旧址,就着原有的基址,把低洼的在方增高,把狭窄的地方加宽,并用上好的木料重修了旧亭,亭顶铺上新瓦。修好后的新亭宽敞、高爽,坐在亭中,随州的大小山峰扑入眼帘,景色非常美好。尹公亭不仅成为随州的著名景点,也成为随州人怀念尹洙的最好地方。李禹卿还把修造好的亭子绘成图画送到京城,嘱托曾巩写篇文章来记述这件事。于是便有了著名的《尹公亭记》。
    到了明代,知州李充嗣在月光池旁重建“尹公亭”,并将曾巩撰写的《尹公亭记》、梅尧臣撰写的《使者自随州来知尹师鲁寓止僧舍语其处物景甚》刻碑立于“尹公亭”。
    如今的我们已不能知道尹公亭当时的面貌,但是我们可以想像,这个凝聚了随州的人念想和一代大贤智慧的亭子一定不会差于历史上任何一个有文化有历史的亭子。
    而梅尧臣的《使者自随州来知尹师鲁寓止僧舍语其处物景甚》一诗,可以满足我们对尹公亭的所有美好想像:
    驿使话汉东,故人迁谪处。
    所居虽非居,有树即嘉树。
    日膳或鸡肫,时蔬多荀芋。
    夜堂蛇结蟠,昼户鹊噪聚。
    著书今未成,爱静已得趣。
    予欲访其人,炎蒸未能去。
    在尹洙谪居随州期间,因为天热,梅尧臣最终没有目睹到朋友在随州的生活情形,但他还是从汉东使者的描述中感受到,朋友寓居之地绝对是一个有山有水有文化有风景的世外桃源之地。
    只可惜现在在随州已经无法还原它真实的模样了,那么就让它根植在我们的心中,当你累了、倦了,想休息的时候,就幻想有这么样一个地方,它可以让你的思想在这里轻轻的游走、休憩……也是一件很美的事情!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