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随州炎帝神农网 首页 神韵随州 查看内容

寻找一条河的源头

2016-7-5 11:29| 发布者: 炎黄文化| 查看: 727| 评论: 0|原作者: 炎黄文化

摘要:   寻找一条河的源头中国远安·邱安凤 在我的印象里,但凡河流的源头,总有一处泉眼,充满着原始而神秘的气息。或者诞生于深山峡谷,雾气腾腾,倘一面世,即成浩荡的气势。或者在高山之巅,林木掩映,汩汩而出,一 ...
  寻找一条河的源头
  中国远安·邱安凤
   在我的印象里,但凡河流的源头,总有一处泉眼,充满着原始而神秘的气息。或者诞生于深山峡谷,雾气腾腾,倘一面世,即成浩荡的气势。或者在高山之巅,林木掩映,汩汩而出,一路叮咚而去。再或者井口规整,附近住有三五人家,鸡犬之声相闻。

  水因山赋形,山又因天地造物时随心所欲,世上难有完全雷同之处。所以说,河流虽然众多,却各不相同。每一条河的源头都是一个值得探访的世界。

  淮河发源于桐柏山,独自流向大海,是中华大地上划分南北的分界线。大禹三过家门而不入的故事,就是因为这条河。而淮河源头的随州,是炎帝神农的故里。这些信息组合在一起,氤氲出一种苍茫的气象。

  对于这样一条河,它的源头究竟是何等模样,实在令人神往。

  因为“淮河之春”笔会,我们来到了随州淮河镇。这里背依桐柏山,位于千里淮河的源头。

  在龙泉村,淮河像青春少年,从幽深的溪谷里跑出来,翻腾,嬉闹。河床由整块石头天然铺就,水行其上,那澄澈,那脆响,直若天籁清音。有商家涂上蓝天白云,再筑坝蓄水,做起漂流生意,使人们漂在水上如同飘在天上。峡谷两岸,漫山遍野都是石头。形状怪异,又圆润可爱,有一种烂漫的童趣。行走其间,感觉它们可能突然就有了生命,来跟你打个招呼,或者吓你一跳。远看茂盛的树林,其实都是从石头缝里挤出来的。间或有几株开花的树,使早春的山生出一些妩媚。据说吴承恩当年任新野县令时,曾多次到此游历,这里是他创作《西游记》的灵感源泉所在。

  在龙凤店村,淮河细浪粼粼,像一个妩媚的少妇,在广阔的原野里悠闲漫步。两岸无垠的油菜小麦得了它的滋养,春天一般青翠。田园尽头是绵延不断的山岗,传说当年大禹治水离家多年不归,他的妻子在这里等他,盼他,唱出了史上第一首情歌:候人猗兮!现如今,浪漫的淮河人在这黄土地里种上了千亩牡丹。看吧,已有无数的花苞在迎风招展。直待几场春雨,久远的爱情就会在一场磅礴的花事里复活,绽放。

  在二道河村,淮河像一个调皮的小孩,一派天真烂漫。车走山路,淮河走水路。我们都行色匆忙,忽而山路伸到水中,与淮河撞个满怀。忽而各自天涯,谁也不见谁。忽而又并肩而行,中间隔着三五头啃草的老牛,或者一畈开着小花的良田。忽而又有飞瀑自山顶落入谷中,像是天外来客赶来与我们相会。

  我们匆忙穿行的是一道峡谷,叫抱朴谷。这里遍地是药草,走在山林里,恍若走在神农尝百草的神农架。路边,紫苏顶着枯杆,捋一把籽,还能闻见去年的清香。陈年的八月札藤,还挂着去年的果皮,在风里簌簌地响。金刚藤正冒着嫩绿,这里一团,那里一团,把整座山点染得春意盎然。在避风的角落里,被誉为“妇科圣药”的益母草已长出花瓣一样的叶片。沟谷边,凤丫蕨像个细腰女孩儿,对生着翠绿的叶子,却不招摇,总得要人低了头,弯了腰,才能对视。在古老的《诗经》里,它曾经见证了一个无名女子的爱情:陟彼南山,言采其蕨。未见君子,忧心惙惙。这些低矮在尘埃里的花花草草,可以疗救各类女性病,比如乳房疼痛,乳汁不畅,月经不调甚至闭经等。至于其它药材,如七叶一支花,鱼腥草,枸骨等,也随时都可遇见。

  抱朴谷的主人是一位杜姓河南商人,早年征战商场,赢得身外之物无数。如今穿着胶鞋,带着砍刀和帐篷,在这片山林里一住三年,共整理出各类药草600多种,并打算将此地建成具有隐修文化特质的现代绿色生态养生产业园,后半生归隐林泉,逍遥山水。

  后来,我们去了玉皇顶,桐柏山脉的第二高峰。

  阴雨之后的天空格外干净,阳光泼辣辣地洒进山林,金线一般与树枝交织,银水一般镀亮陈年落叶。被冬季深埋的山,腾起缕缕轻烟。蚂蚁在草丛里游走,蚯蚓在土里翻身,野韭菜支起细细的绿叶,鱼腥草从黑土里伸出红芽,橡树顶起硬硬的苞。又一场蓬勃的生长在酝酿。

  路上同时又上演着触目惊心的洪荒。硕大的石头从山坳里一直堆上山顶,像是谁的一声断喝,中止了它们的滚落。那种欲滚不滚的姿态,仿佛还有远古的声音在暗响。杂草丛里,曾经茁壮而挺拔的虎杖,着一身灰黄,纷纷腰折,倒伏。那无声的惨烈里,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战争。各种灌木,各种落叶,以种种方式封锁我们的去路,努力抹掉前人的痕迹。

  令人惊讶的是,在这艳阳天里,路边竟还有几片薄雪。抓一把握在手里,阵阵清凉入骨入髓,流水一般浸透全身。抛向空中,它像玉石一样晶莹剔透,熠熠闪光。同行的王宗仁老师爱不释手,说他与雪有着特殊的感情。

  他生命里的雪在西藏。戎马半生,他一直奔波在长江的源头。雪带给他艰难困苦,也带给他荣耀与梦想。有一次执行任务,汽车坏在途中,与外界失了联系。为了不使油厢冻住,他烧掉棉衣给车取暖,一直坚持到援兵前来。回去后,他在散文《风雪中的火光》中写道:我用烧着的棉衣给汽车送去热能,汽车再为藏族人民带去温暖。这篇文章使他一举成名天下知,从一个汽车兵逐步成长为一名军旅作家。为采访,曾一百二十次翻越唐古拉山,经历过无数险境绝境。他在七十七岁高龄,还千里迢迢从北京赶来爬一次桐柏山,说到底,还是因为这里是炎帝故里。

  攀爬既久,一股溪流突然横亘在眼前。像一匹绸缎,自高高的岩石上飘荡而来,清莹莹,亮闪闪。和着风吟,欢声低唱。我们穿过灌木林,走下松软的土坎,一脚踏上溪水流淌的河床。这水在自己的世界里,走得神采飞扬。我们贴着岩壁,手拉着手,大呼小叫着,匍匐着,溯流而上。

  等在前面的,是一棵开花的树。素净的白,迸发出繁盛的热烈。为了欢迎我们,源头在这里张灯结彩。欣然回顾,与我们相拥许久的溪流,已不知去向。山坡上弯弯绕绕的小路一直向上延伸,仿佛在告诉我们即将揭晓的答案。

  接下来,我们找到了什么呢?一个广阔的草坪。草坪里积满了水,一小滩一小滩的,鼓着泡,在缓缓流动。水很清澈,里面盛放着片片蓝天,朵朵白云。远处的山坡上,积雪如画,点缀着原野。

  这雪是柔弱的,一握即化。它又是强大的。化为露珠,滋润花草树木。化为溪水,养育鱼虾。化为淮河,为千万个生命的成长提供富足的物质资源。它还是圣洁的。自辽阔的天空飘落,精灵一般覆盖群山,是为带给人类福祉和爱。

  在离山顶一步之遥的地方,我们停住了。回望波澜起伏的桐柏山脉,不禁想:哪一股水才是淮河的源头?哪一个点才是淮河的起点?拿着尺子去丈量流程,拿着计算器去计算流量,或许太过狭隘。在这里,每一个水洼就是一个源头,每一片白雪就是一个起点。正是这无数的源头汇聚,才成就了下游的奔流和丰饶。

  我们跋山涉水所寻找的,不仅有地理的源头,还有血脉的源头,文化的源头。炎帝神农是我们共同的祖先,这里是他的故乡。无论我们生长在何处,有着怎样的际遇,内心深处总有一尾小鱼要向这里洄游。正是在这片土地上,诞生了农耕文明和医药文明,使得中华民族这条大河一直浩荡向前。

  一路走来,我们在这里采集花草,拍摄风光。然后带上它们,坐着火车,乘着飞机,像雪花一样飘向四面八方。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