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随州炎帝神农网 首页 炎黄研究 查看内容

春节与炎帝神农

2016-7-5 11:13| 发布者: 炎黄文化| 查看: 632| 评论: 0|原作者: 炎黄文化

摘要: 春节与炎帝神农 包毅国 《领袖随州》希望我在这新旧交替的时刻,说一点与春节相关的话。我很乐意接受了这个任务,因为我属羊,乙未年生,辞去的旧岁是甲午年,迎来的新春是乙未年。天干地支纪年方法为中华民族所独 ...
春节与炎帝神农

包毅国

   《领袖随州》希望我在这新旧交替的时刻,说一点与春节相关的话。我很乐意接受了这个任务,因为我属羊,乙未年生,辞去的旧岁是甲午年,迎来的新春是乙未年。天干地支纪年方法为中华民族所独有。以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十个字数为“天干”,以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戍、亥十二个数字为“地支”,进行组合。天干“甲”与地支“子”开始相配,六十年正好有序地循环一轮,形成稳定的周期,回到“甲子”,人们称这一个周期为“甲子”。走过一个甲子的我现在又在从事炎帝神农文化研究,感觉在人生的一种圆满时候,能给更多的人说一说春节与老祖先的故事。当我们认识和了解春节和自己的老祖先有这么密切的关系,就会虔诚地祭祀祖先,以表达对祖先的孝思和怀念,节日里有慎终追远的情怀,春节才过的更有意义。    春节是寒冬腊月之后的一个重要节日,是农耕民族的盛典。认识这个节日,才知道它的重要,研究这个节日的文化内涵,告知人民,才能够形成整个民族对这个节日的敬畏,真正的内心敬重就是一种文化自觉,这是中华民族区别于世界所有民族的节日。普通百姓感觉到这个日子的重要,才会有有深深的、真真的情怀参与,这个日子与自己的生产生活融为一体,密不可分,就是一种文化精神的自觉。这个日子的存在,才有了祖先的农耕生活创造,农耕生活的逐步成熟,实际上就是农耕文化生态的累积,累积到一定的厚度,就必然发生质的变化。炎帝神农的诞生就是这种质的变化的分界点。
    中华民族说到底是一个农耕民族,和自然的关系在节日当中体现得很清楚。冬天到来的时候,冷风呼啸吹过,树上的黄叶冷得坠下地来,哆嗦着在地上翻滚。从这时起,人生的灰暗时刻就来临了。冬季是极其难以过去的坎坷,寒冷的季节,食物资源匮乏。朔风凛冽,天寒地冻,大雪纷飞,滴水成冰。没有饥饿经历的人,不知道饥饿是什么滋味,那是肠胃里突然有无数的虫子在里面撕咬。寒冷的冬天一年一度周期性地在将苦难降临给人类,解决冬季的食物,就是人类农耕文明最原始动力。寒冷的可怕,在于风霜的侵袭和严寒的磨砺,这种艰难的环境给人类是生存的压力。环境比长江、黄河流域好得多的低纬度地区,比如华南的广东广西、云南、海南、台湾等等地方,长夏无冬,四季如春,自然资源丰富,没有储备食物过冬的压力。西方有谚语说:“上天对你关闭一扇门,一定会对你打开一道窗。”老天是公平的,给了你优越的环境,你少一份生活的压力,没有压力就难以产生智慧;给了你险恶的生存环境,就会让你多经历磨难,这种磨难的副产品,就是坚韧、顽强、奋斗、拼搏、聪颖、智慧。
    后世的“祸福所依”的哲学观念就是产生于这种现实生活之中。福与祸的存在不是绝对的,它们是相互依存,也能够互相转化。坏事可以引出好的结果,好事也可以引出坏的结果。压力就是动力,汉水流域横卧长江黄河两大流域之间,也只有这种地理环境才能够便捷地转化为生产性生活,这里有漫长的冬季,解决冬季的食物,需要储备。毛泽东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中说:“在一定条件下,坏的东西可以引出好的结果,好的东西也可以引出坏的结果。老子在二千多年以前就说过:‘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就是对“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最好阐述。
    南怀瑾深刻领会了这两句话,他在《老子他说》中解释道:读《老子》,对学佛修道做工夫的人,“反者道之动”很关键。因为打坐做工夫,有时越坐越差劲,许多人就不愿继续修了;殊不知,快要进一步发动的时候,反而会有相反的状况。做事也一样,做生意也一样。所以做生意稍稍失败,就要熬得住,熬得过去,下一步就会成功赚钱了。这也就是天地物理相对的一面,有去就有回,有动就有静。这个道理,自己要多多去体会才能领悟。做领导的人更要懂得“反者道之动”的原理,根本不怕别人有反对的意见,相反的意见正是“道之动”。换句话说,有反对才有新的启发,才有进步。
    “弱者道之用”是进步的象征。比如打坐做工夫,到一定阶段,觉得自己一点力气都没有,怕会走火火魔。失去信心定力是无法修道的。老子说:要大丈夫才能修道,既然是大丈夫,又何必修道呢?“弱者道之用”这句话,真修道成功的人,骨头也软了,有时候工夫到了,连一张纸都拿不起来,会弱到如此程度。如果不懂老子这个弱的道理,会吓坏了;懂得的人,就知道这是“弱者道之用”。再进一步更厉害,就要发出“用”了,这时纵然重如泰山,只要用一个指头,都可以把它推翻。所以大家做工夫要注意,对于这个原则,千万要把握得住。最后的结论告诉我们:“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我们普通人看天下万物,生生不息,一代代的生都是生于“有”,“有”从哪里有呢?“有”生于那个“无”,是从“空”来的,“空”能生万有,这与佛家的“缘起性空”同一道理。
    黑格尔在《历史的哲学》中说:“助成民族精神的产生的那种自然的联系,就是地理的基础。”汉水流域是一种适宜生物生长的地形地貌,汉水流域生活的先民从采撷狩猎生活,过渡到定居农耕生产性生活,首先发生在汉水流域的中游地区支流。汉水流域既出产小米,就是北方的粟、黍,也出产大米。粟的祖本,就是漫山遍野的狗尾草,汉水流域也有黍的祖本、野生黍。汉水流域还是稻作农业的起源地。粟、黍成为中国北方的主要农作物,稻谷则成为中国南方最主要的农作物。粟、黍、稻的最大优势是生产周期短,更方便贮藏。虽然有些像栗子、橡子能贮藏,但种下去,多少年以后才能收获,生产周期太长,无法填补冬季食物的匮乏。
    农耕生活的发生绝对不是一夜之间的事情,发生的最初动因就是怎样度过寒冷的冬天。十月还是深秋,这时就已经是有寒意了,冬月就是11月,正式进入冬天,再到腊月,这是远古人类最难熬的时日,就是到了正月,许多时候仍然是一派寒意。中华文明起源研究的顶级学者严文明教授认为,冬天特别长、特别短的地方肯定不是农耕文明的最初发源地,只有黄河流域、长江流域,人口比较多,有漫长的冬季,食物资源缺乏,增加食物的资源是农耕产生的动力。联系这两个流域的河流是汉水,今天的考古发现证明,远古生命出现、发展,远远超越长江黄河。汉水流域不仅仅是远古人类的栖息地,更是人类文明的发源之地,是中华民族的摇篮。
    汉水流域生活的农耕生活样式族群,这种族群之所以凭借水系,就是因为农作物对水的需求,从小区域逐步走向大区域,中国最大的水系就是长江流域和黄河流域,联系这两大流域的水系唯有汉水。历史学家吕思勉先生在《中国民族史》里说:“汉族在江域之发展,中游最早,下游次之,上游最晚。”这就是说,汉水开发最早的地域在中游地区。随州就处在汉水的中游地区,而且随州在古代有三个别名,分别叫“汉东”、“汉川”、“汉阳”。只要稍微有一点历史常识的人,历史文献中这几个词语是指汉水下游以东的随州地区,专门表示随州的地域文化属性。随州是炎帝神农故里,具备农耕最初发源的各种条件,在长江流域和黄河流域的广博地域中,最适合采撷渔猎向半采撷渔猎生活转变。这种转变是一个十分漫长的时间,农耕生活方式的成熟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不是十年二十年、也不是一百两百年、是一千两千年、甚至是一万两万年,或者比这更长的时间,农耕生活的因素在缓缓积累着,是用针尖挑土一样的积累,垒成一个高台,站在这个高台上的人,就是炎帝神农。这就叫量变堆积历史,质变分割历史。炎帝神农不是突然间就出现的,他是无数代的先民农耕创造的累积集大成者。农耕生活因素累积到了必须要发生质变的时候,就是高台已经被一代一代的先祖累积到了一定的高度,这时候,炎帝神农就站在了这个高台之上。
    以农为本,以农立国的生活方式,需要春播、夏耘、秋收、冬藏,这就必须掌握时令。传说尧帝命羲仲、羲叔、和仲、和叔两对兄弟分驻四方,以观天象,制定历法。实际上早于尧帝的5000年前,随州的先民就在仰望星空。随州三里岗冷皮垭新石器时期文化遗址出土的陶豆,豆柄上雕刻着北斗七星,北斗七星与节令关系密切相关。不然随州的先民不会把它雕刻在自己常用的器皿上。这雕刻不仅仅是北斗七星的光亮,更是一道照彻人类农耕文明的亮光。所有的历史文献记载在这道亮光的照耀下,顿时黯然失色。中国天文学历史发生的时空,这件文物能够做出清晰而准确的回答。中国史前时代最早仰望星空的是随州先民,仰望者是不是叫炎帝神农,已经不重要。当我们了解了炎帝神农诞生的背景,就会感觉到,作为自然人的炎帝神农虽然有神话的色彩,但作为农耕生活方式的文化生态,在随州地区发生、发展,各种农耕生活方式在这里交融激荡,随州的农耕生活方式能够优于偏僻一隅地域,吸收营养成长就是历史的量变过程,随州农耕文化的成熟,就是历史积累达到一定厚度的时候,就必然发生质的变化。历史的质变就是炎帝神农的横空出世,这就是历史的真实。
    年的篆写为“”,《说文解字》解作“秊”、意为谷熟也,从禾千声。农耕生活不发达的时候,最难熬过的是寒冬腊月。虽然说到了春天,并不是马上就能采撷到食物。天亮时有一个最黑暗的时间,春节也是一个最艰难的日子,采取一种特殊的方法,通过这个非常的时间,艰难的时间。只要深入理解“节”这个字的内涵,就能够体味出人生的艰辛。“节”的繁写为“節”,篆文写作“”,是一个树兜子,植物中最坚实的部分。这是人类生存的大坎坷,也是文明发生的原动力。这个时候,最不能忘记的是自己的祖先,请神就是请我们自己的祖先,借助祖先的力量度过这个关节,从一个周期到另外一个周期的关节,很快地渡过。这个时间也是很长的,从腊八就开始,这时就预示着即将度过的是一个极为重要的关节疙瘩。因为关节疙瘩重大,才有前奏、序曲。
    我们炎帝神农的子孙,只要我们认同自己的文化,就敬畏这个节日。我们认同春节对于农耕生活的重要,认同就是凝聚我们的内心,在这个时候不哭、不闹,所有的人彼此和谐,人与人的关系比平时亲热,所有的矛盾和冲突此时能够得以改善。这说明,春节是凝聚人心的,是一种认同的文化。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