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随州炎帝神农网 首页 文献解读 查看内容

炎帝神农的文化解读

2016-7-5 10:51| 发布者: 炎黄文化| 查看: 654| 评论: 0|原作者: 炎黄文化

摘要: 炎帝神农的文化解读 包毅国 古今中外的专家学者,关于文化的解释有成千上百个。我几乎一辈子做着文化工作,曾花很大力气认真研究过着许许多多的解说,顺着专家学者的思路去想,似乎每个人的解释都有些道理,但想 ...
炎帝神农的文化解读

        包毅国

    古今中外的专家学者,关于文化的解释有成千上百个。我几乎一辈子做着文化工作,曾花很大力气认真研究过着许许多多的解说,顺着专家学者的思路去想,似乎每个人的解释都有些道理,但想找一句很简练的话说出来大家听听,却又很不容易。法国启蒙思想家狄德罗说:“人们谈论得最多的东西,每每注定是人们知道得很少的东西。”[1]我们几乎天天在说文化,与文化打交道,却很难准确说出文化的定义。有一天,看到梁漱溟先生一句“文化是‘生活的样法’”,[2]心中豁然开朗。人类社会中最简单的东西,总是被人们弄的很复杂,很复杂的时候,几个字就点明白了,复杂的文化一下子就变得这么亲切熟悉好理解。    我们的生活,离不开吃的喝的,就是物质,吃饱了喝足了心里快活,就是精神,文化就出现了“物质和精神”两分说。“吃”与“喝”要有一个规则和秩序,乱吃、乱喝这个社会就乱了套,这样就加上一个制度。文化就出现了三个层次,物质、精神、制度。如果再把精神分细一点,风俗习惯、思想观念,就变成了物质、制度、风俗习惯、思想观念四个层次。假如把语言、艺术从精神层次在进行细分,文化就有了物质、社会关系、精神、艺术、语言符号、风俗习惯六大系统。社会越是进步,文化能够划分得越是细致。那就是专门家的事了,跟我们普通平常的生活似乎有一点联系,仿佛也没有多少关系。我们只要记住“生活的样法”这五个字,就知道了文化原来这样简单。当代的文化大家余秋雨先生感觉到梁漱溟先生的这个表述太简洁,又增加了两个字,说了一个七个字的文化表述。就是“生活、价值、共同体[3]”。这几个字就是说:生活的样法中蕴含着价值,认同这种价值的人形成的共同体就是文化。
    我们看一看老祖先是怎么解释“文化”。汉字是语言最早的历史记忆,每个字有深刻的内涵,是传递先人记忆的载体和符号。“文”是象形字,甲骨文似一个正立的人,胸前刻有美观的花纹。金文基本同于甲骨文。小篆写法“”,把胸前的花纹省略了。“文”的原义是文身。[4]“化”是会意字,篆写为“”。甲骨文中,是一个面朝左侧立的人,右边是一个头朝下、脚朝上倒着的人,会颠倒变化之意。[5]“匕,变也,从倒人。”人的正反变化过程是一种从野蛮走向文明深刻变化,从“反”走向“正”的变化,是生物性的人变成文明的人本质的变化。“化,教行也。从匕从人。”“教行”也就是教化,通过教育,使人的素质发生改变。文化作为人内心深处的无形的意识,总是处在一种不断产生,又不断被扬弃的过程,最后积淀成人们共同的美好意识。被人们共同用全部身心去滋润濡养、甚至用生命去珍惜维护,这种美好意识就带来人类社会的巨大进步。
    “文化”最原始的提法是《易经》中:“刚柔交错,天文也;文明以止,人文也。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阴阳按照一定的规则和秩序发生变化是天文,也是自然规律;文明是按照人们的愿望和意志,顺应社会发展潮流进行活动,是人文,也就是文化。天文是考察四时的变化,人文是用来感化天下。北宋程颐解释说:“人文,人理之伦序。观人文以教化天下,天下成其礼俗,乃圣人用贲之道也。”[6]人的生命意义不在个体的生物性价值,只为自己活着的人是纯粹生物性的人,与动物没有任何差异。一个人内心有善良,并愿意把这种善良付之于自己的行为之中,能够为别人或者更多的人获得更好而奋斗,这就意味着牺牲自己,这种牺牲就成就着生命的伟大和崇高。伟大和崇高实际上就是牺牲和奉献,牺牲和奉献是一种痛苦,决不是完全生物性的人能够做到的。做这样的一个人,需要修炼,这就是“化”,由一个生物性的人变成一个文明的人。
    “文”与“化”分开来说,实际上有很大区别。“文”是人内心的善念,这种善念是人身上的极为宝贵的神性,很多时候只是一闪念,太稀少的一闪念神性不能指挥人从事善良的行为。就需要累积,通过累积达到一定的厚度,这种累积就是“化”。人的内心善良堆积很厚的时候,不去做一些善良的行为,心里感觉难受。这时候,人的品质质量得以提升,人就成为大家仰望的人。“文”是人的本质的变化,“化”是人从生物性到神性的变化过程。文化有一个渐变到突变的过程,渐变是文明因素缓慢的堆积过程,是难以察觉的细微变化,需要哲学的思维去感知察觉。向往美好是人生的信仰,信仰是一个古老的命题。信仰不是现实生活中很容易实现的,而是人生中去努力奋斗的一个想象价值目标。信仰的基本特征就是看不见,而且难以实现。人活着为信仰奋斗,生命就有了色彩和重量,就开始脱离人的生物属性,充盈着巨大的精神能量。充满神性的生命,不仅仅是自己的生命变的伟大而崇高,更成为人类社会走向文明的一座丰碑。这就是创造中国农耕生活方式的文化英雄炎帝神农。
    之所以说炎帝神农是文化英雄,是因为“文化”按照“两分法”,主要是物质和精神。炎帝神农创造的八大功绩,耕种、医药、纺织、市场、音乐、弓箭、陶器、房屋,这其中有物质和精神两个层面,是民众普通生活中一样也不能缺少的。人与动物的区别,动物只本能用基因复制自己,人类在用基因复制自己的生命之后,能够用思想和信仰去教化新的生命,人类就能够一代一代发展。发展是用所有人共同认同的思想和信仰,塑造人的精神和灵魂。中国人用一种最为便捷的方法,来进行这种塑造。这就是“慎终追远”。[7]“慎终”就是谨慎的思考人生于天地之间的意义;“追远”就是看看老祖宗们都留下了些什么,在自身与先贤之间做一个对比,应效法先古圣贤。炎帝神农克服困难、造福民众,推动社会进步,民众世代受益。炎帝神农的八大功绩是普通平凡的生活琐事,做这些事需要的是执着于牺牲奉献的利人精神原则,是道德。衡量人的品质和境界,更多时候是生活中的小事,历史的常态是普通和平凡。
    “慎终追远”不仅仅是对祖先的感恩,更是用先祖的神性培育自己的人性,我们普通平凡的人生,就有了神性的光芒。祖先逝去了,但精神永远不会逝去,炎帝神农走向神坛就转化为天神,庇佑子孙。炎帝神农文化是精神灵魂成长最丰富的营养。你深入进去,你就可以和先祖的精神灵魂对话,这是灵魂与灵魂的交融,你不断往里走,它就越来越深刻越丰富,你就会获得越丰满,越强烈的快乐。这种精神享受是无限美好的。我们在敬仰崇拜的时候,内心深处向往真善美的情怀,就在仰望中酝酿发酵,当我们自己身上的神性被唤醒之时,就获得了无限的生命力量。一个人有多么坚强的信仰,就能够获得多么大的穿越坎坷障碍能力,就能决定人一生的命运走向。
    随州是炎帝神农故里,出随州城区进入绕城公路几分钟的车程,还没进入炎帝神农风景区,远远就能看见一尊伟岸的炎帝神农站立像。走进景区,讲解人员会告诉石像底座边长56尺、巨像高度95尺都有许多寓意。这时候仰望庄重古朴、气势恢宏的雕像,就会想起自己的父亲、父亲的父亲、爷爷、爷爷的爷爷,这是一个厚道、诚实、平和、坚毅、善良、丰富、高贵的农民形象,是历尽沧桑、任劳任怨、健康快乐、幸福安详的先人。讲解员如果说到炎帝神农巨像底座高度尺码的时候,会说这个尺码寓意着传说中炎帝神农诞生的日子。其实这是一种误导,如果人们意识到炎帝神农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历史人物,实际上就大大降低景区的存在价值。倘若稍微有一些历史常识的人,就一定会思考,农耕生活创造所处的具体时间与空间。谒祖广场有八根功德柱,浮雕着炎帝神农的八大功绩图案。八大功绩其实是一个概数,涉及到民生的方方面面,虽是以神话的形式流传下来,但功德是普通民众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实际上是中华民族的先祖创造的历史文化的总和。就是农耕生活发生发展时间,就是极为漫长的,是任何一个历史英雄都难以承受的长度。
    农耕生活的发生首先需要物质条件,其中有两个条件特别重要,一是生产工具必须十分称手,石刀石斧的制造有许多的新技术,才能让工具格外锋利,使用便捷;二是中国的农耕作物主要是大米和小米,这两种植物果实颗粒很小,不能进入烧烤食用,必须用水来煮熟食用,这种食用方式需要借助陶器。磨制石器、陶器制作约在距今15000年前后已经出现,被称为农耕生活的萌芽阶段,进入新石器时期之后,经过早中晚三个阶段的发展,农耕生活才逐步成熟。这时,中国社会进入了传说时代,这个时代生机勃勃,充满发明创造,又蕴含着矛盾冲突、社会动荡不安,拯救人类的英雄也在这时诞生了。[8]炎帝神农应该诞生在农耕生活萌芽、发生的时候,在考古学没有发生的古代,三五年是久远、三五十年也是久远、三五百年更是久远,农业发生到成熟甚至超过三五千年。但这个时代距离重大的社会变化太久远,英雄出现在拯救人类的时代,才符合逻辑。
    社会变化与制陶关系密切,泥土的陶化温度虽然不高,但制造陶器的温度需要900°,炉温从600°到900°,需要无数次的实验才能逐步达到。旧石器时期与新石器时期交替的时候,磨制石器、制作陶器技术虽然落后,但却有着划时代的意义。因为提高技术,需要专门人员,只有社会分工,才能促进社会进步。900°的炉温已经大大超过青铜的熔点,青铜的出现不仅仅是出现了一个铜石并用时代,还将改变历史。农业生产技术的提高,劳动工具的发展,人口得以迅速增长,就出现大量的聚落,中心聚落的出现需要管理,这就是统治与被统治的社会即将来临,中国的社会就要发生重大变化。
    中国人只要想一想自己的衣食住行日常生活,生活中不能缺少的物质的精神的,只要有正常思维的人,都能想到,这是无数先人的共同创造。历史实际上是一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炎帝神农的创造没有惊天动地的壮举,是先祖牺牲和奉献精神的积累过程。随州的一句土话“揽憨”,就是说自己多吃点亏,让别人沾点光,就是这种牺牲和奉献精神的简洁表述。具备这种牺牲和奉献精神,肯定能够得到普通民众的信赖,自然就成为这个整体的核心。世界上所有生命的延续都是靠基因传递,人类的伟大就在于生命的延续除了基因之外,还能够传承思想和精神。矗立在蓝天之下的炎帝神农巨像,就是中国人传递牺牲奉献精神的一个平台和载体。思想和精神是永远也泯灭不了的,我们承接的并不是炎帝神农的生物性基因,而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的牺牲奉献精神。
    2000多年前,就有人质疑过英雄的存在。孔子有一个弟子叫宰予,刁难自己老师,问孔子道:“古人说‘黄帝统治了三百年’,请问老师,黄帝是人、抑或不是人?如果是人,活不到三百年,怎么能统治三百年?”孔子很机智回答弟子:“黄帝活着的时候,人民受其恩惠利益一百年;他死了以后,人民敬服他的精灵一百年;之后,人民还运用他的教导一百年。所以黄帝统治了三百年。”[9]生命的基因是有形的,思想和精神是无形的。我们以为对有形的研究深入了,就是科学。其实,科学也包括无形,而且是更高层次的学问。古人说:“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10]形体之上的无形是本质和规律,形体之中的有形只是工具和物质。这种“器”只是提供我们观察的“对象”。我们追寻“器”的真实,是因为“器”看得见摸得着,忽略“道”,是因为“道”隐于“器”之中。人的思想和精神才是人之根本,这才是人之道。没有它,人就不是万物之灵长,就没有人类的文明。
    思想和精神来源于现实生活又高于现实生活的,伟大而崇高的思想和精神,不是轻易就能够获得的。一个人有了思想和精神,实际上就乐于为整体的利益牺牲奉献,这样的人就充溢着一身的舍我其谁、一往无前的胆气、勇气和豪气,有这样的人引领社会走向,人类就能走向崇高。当一个人离开伟大和崇高,就一定退回到人的生物性。现实生活中出现的英雄,身上有闪烁光芒的神性,当然也有真实的人性。我们必须明白一个简单的道理,伟大人物身上的生物性属性,对于人类社会的进步毫无意义。比如毛泽东研究者,毛泽东在中国革命生涯中的辉煌神性,能引领人类社会进步,至于他喜欢吃辣椒、茶叶羹等等普通人性,并不能营养人类社会。炎帝神农实际上就是在艰难生存中、无数先祖生命中神性结合的共同体,借用孔子的一句话说:农耕生活发明创造让人民享受恩惠一万年,农耕的思想和精神让人们信服一万年,农耕文化与天地和谐、与人和谐、与内心和谐滋润濡养人类一万年。
    普通民众感觉自己的生活方式是祖先给的,这没有错。普通人感到炎帝神农就是非常具体、实在、有血有肉的祖先。在没有文字的年代,通过口耳相传,那个有高尚道德的先人就占据着一代接一代心灵。在口耳相传的过程中,怎样升华自己的祖先都不过分。首先就是升华祖先的思想,思想得以升华之后,就异于普通平常人,就会脱离现实生活中许多功利,这些传说来源于现实生活又高于现实生活,现实生活中普遍存在,而且很容易实现的,不属于伟大而崇高。根据自己的想象克服现实中的困境,需要一些神圣的超越现实的力量。所以我们不能用世俗的想法,拂去祖先身上无限的辉煌。炎帝神农集合了无数先人无限的神性,才走向至高无上的神坛。祖先是神,中国古代,不会轻易把人称为神,民和神是不混杂的。历史学家范文澜在《中国通史简编》中说:“对民有利益的人和物,才能尊敬为神,神一定是聪明正直,不害民的。”[11]炎帝神农就是农耕生活群体经过一代一代的努力,被扶上永不坍塌的神坛,成为一个民族的精神信仰。
    顺畅的人生历程总是很少,更多的是艰难险阻、坎坷障碍,站立在神坛之上的老祖先,身上闪烁无限光辉的那种神性,就能诱发普通平凡人对生命价值的追求,去战胜困难实现跨越。炎帝神农文化是中国农耕文化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他集中了无数劳动人民的智慧,经过成千上万年的积累,逐渐充实、提高趋于完备。是矗立在中华民族每个成员的心中永不坍塌的一座峰巅,维系着中华文明长久的稳定和持续的发展。[12]人类有四种农业生产方式,分别是西亚的小麦、美洲的玉米、中国的小米与大米。唯独小米与大米两种农耕生活方式在地域上相近相邻,能够相互交流、相互支持,滋润濡养了与四周相对隔绝的中国土地上的众多族群。许多不完全依靠农耕生活的族群,遭遇重大变故之时,能够从大米与小米生活方式的地域寻到庇护。考古发现证明,大米和小米发生重心分别在长江中下游的华中地区和黄河中下游的华北地区。[13]不同区域不同族群的人们,自始至终认定,中国人的生活方式,来自炎帝神农。这种认定是中国国家大一统的文化基础,世界上唯一一个两种农耕生活方式融在一起的时候,许多分散孤立的族群,经过接触、混杂、联结和融合,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成为一个自觉的民族实体。[14]
    中国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地域极为广阔,各地存在着差异,也有许多共同点。这是文化的“场”的存在,就是国家实现统一的基础。古史传说对中国国家统一、民族团结的形成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对中国传统文化中大一统的民族精神,在史前时期的传说时代就已经露其端倪了。[15]千万不要质疑炎帝神农故里随州说,随州成为世界华人的谒祖圣地,在于它能以一种最坚实的力量,担负起中国国家统一民族团结的重任。中国国家的统一主要是南北的长江流域和黄河流域之间的联系密不可分,这两个流域中部的两个盆地能紧紧联系成一体,这两大流域就难以分开。“随枣走廊”就是挑起这两个盆地的一根扁担,炎帝神农肩头挑起这根扁担,就具有格外的韧性,多大的力量也难以折断。
    注释:
    [1]狄德罗《美之根源及性质的哲学研究》,《文艺理论译丛》1958年第1期第1页
    [2]梁漱溟:《东西文化及其哲学》中华书局2013年版第25页
    [3]余秋雨:《何谓文化》长江出版集团2012年版第6页
    [4]东汉许慎:《说文解字》线装书局2014年版第953页
    [5]东汉许慎:《说文解字》线装书局2014年版第154页
    [6]宋·程颐《伊川易传》卷二
    [7]高山译注《四书五经》第一卷,民主建设出版社2015年版第6页
    [8]严文明著《中华文明的始原》文物出版社2011年版第12页
    [9]《大戴礼•五帝德》
    [10]《周易·系辞》
    [11]范文澜著《中国通史简编》第一编人民出版社1964年版第192页
    [12]阴法鲁、许树安、刘玉才主编《中国古代文化史》北京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793页
    [13]严文明著《中华文明的始原》文物出版社2011年版第13页
    [14]费孝通主编《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修订本)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3-4页
    [15]李学勤著《走出疑古时代》长春出版社2007年版第26-28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