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随州炎帝神农网 首页 炎黄传说 查看内容

炎帝神农与“牧羊之路”

2016-7-5 10:39| 发布者: 炎黄文化| 查看: 707| 评论: 0|原作者: 炎黄文化

摘要: 炎帝神农与“牧羊之路” 包毅国 中国人信仰和崇拜炎帝神农,是因为他创造了农耕生活,让全体中国人有了农耕生活的活法。我们有必要认识农耕生活的发生与发展,知道了中国农耕生活的发生和发展。农耕生活从发生 ...
炎帝神农与“牧羊之路”

        包毅国

    中国人信仰和崇拜炎帝神农,是因为他创造了农耕生活,让全体中国人有了农耕生活的活法。我们有必要认识农耕生活的发生与发展,知道了中国农耕生活的发生和发展。农耕生活从发生到成熟,是一个相当长的历史时期,人们把这个历史时期叫做炎黄时代。李学勤、张岂之主编的《炎黄汇典》认定,炎黄时代起于耜耕阶段,止于有了初期的礼制。应该是是距今8000年--5000年。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成立以来的最大研究成果,就是确立了中华文明是由黄河文明与长江文明共同撑起。解放以来的考古发现证明,中华文明的发源在中国中部的黄河流域中游和长江流域中游,这恰恰在中国中部。    中国中部是指内陆腹地的六个省份,国务院文件清晰界定中部六省为鄂、豫、皖、晋、湘、赣。我们很少认真研读中部之“中”这个字,深刻领会了这个字的内涵,就理解了炎帝神农的核心。知道了随州所处的地理位置,就不会质疑随州是炎帝神农故里。中国七大地理分区中有个华中地区,这个地区的中心在随州,中国中部六省的中心点也在随州,中国著名的人口地理学家胡焕庸先生画了一条线叫“胡焕庸线”,这条线的东南是最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也可以说这里就是中国的人文中心,这个中心的中心点也在随州。
    《中庸》说:“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甲骨文的“中”字是刻画着直立的旗帜,“”、“”,“中”刻画着旗帜,中心就是一面旗帜、内在的依靠。“旗”的本义就是标志的旗帜,也是内心的标志。旗帜就能够引伸出精神、信仰,人们认同和接受其中的价值,从模仿到自觉为自己的行为规范。农耕生活的最大特点,就是生产期相当长,投入较大,投入后的收益很缓慢,需要社会长时间的稳定和谐。这就是与天地自然、人与人、与自己内心的稳定和谐。文化发生在何处并不重要,农耕生活可以发生在中国的任何一个地方,只有通过人的交往交流,在更大范围产生影响,更多人在内心深处认同和接受,形成共同体。
    世界上农业种植方式一共有四种,大米与小米,小麦和玉米。小麦发生在西亚,玉米发生在美洲。大米和小米种植发生在中国长江流域和黄河流域的中部。这两种农作物种植地域不能互换,是因为大米与小米的植物属性所决定。黄河中游地区土壤气候适合于小米的生长,长江中游地区的环境也是和大米的生长。降雨量保持在800毫米以上的地域,才能维系大米的种植的用水,降雨量达到400毫米以上就能维系小米的种植用水。从用水这个角度说,中国农业种植的发生地有两个中心。
    中国广博的地域,降雨量可以分为三条线,400毫米以下是一条线,800毫米以下是一条线,800毫米以上是一条线。这三条线不仅决定了植物生长情况,也是中华民族形成的关键所在。400毫米降雨线是农牧交错地带,400毫米以下的年降雨量不适合农耕,但适合游牧生活。文明的前提是定居,游牧民族很难建立起文明。游牧生活的族群需要到有草木和水源的地方,降雨量稀少很难支撑一个游牧族群的长期定居,不能长期定居就难以发展文化中的文明元素。400毫米以上就适合农业种植生活了,800毫米的年降雨量大米与小米种植的分界线,大米与小米种植的地域虽然不能互换,都属于农业种植,能够相互支持。
    辽阔的中华大地,地形多样,气候不同,分别发生了旱地农业种植区、稻作农业种植区和狩猎采集经济区。农耕地区的人们可以不需要游牧地区生产的牛羊,但游牧民族却离不开农业民族的产品,农牧不同生活族群的交流交往,让不同生活族群有了相互融合的可能。遇到天旱的时候,游牧生活的族群需要逐水草而居,自然就进入到年降雨量400毫米以上地区,这就必然与农耕生活的族群发生冲突,化解冲突需要时间和空间,长江流域就成为旱耕生活族群最佳选择。两种农作物种植地区也有了互相影响、相互激荡的机遇,这就让不同生活的族群充分吸收文化的营养,得以健康成长。有一种交往交流融合不是在冲突中发生,是极其平和的,这就是“牧羊之路”。
    《晋录》有这样一段记载:“晋俗勤俭,善殖利于外。即牧畜亦藉之外省。余过朗陵,见羊群过者,群动以千计,止二三人执箠随之。或二三群一时相值,皆各认其群而不相乱。夜则以一木架令跳而数之。妓妇与肩酒淆者日随行,剪毛以酬。问之,则皆山以西人。冬月草枯,则麾羊而南,随地就牧,直至楚中洞庭诸湖左右泽薮度岁,春深而回。每百羊,息恙若干,剪毛若干,余则牧者自得之。”
    这段记载的大意说:有一条“牧羊之路”从山西直达湖北、湖南,每年山西的牧羊人会牵着千余头的羊群“逐青草而放牧”,顺着这条路到南方过冬,繁殖的羊羔和剪下的羊毛上交一部分给东家,余者归牧羊人所得。这条记载,虽然不在神农时代,却给我们一个启示,农耕生活族群与羊关系密切。羊是一种本性驯顺的动物,最早被人类驯化豢养,也寄托着农耕生活族群美好的愿望。神农氏为姜姓,姜姓之“姜”,甲骨文为“”,从字形上能够看出,这是一个有着羊图腾的族群,图腾是信仰和崇拜。《说文解字》说:从女,羊聲。“善”字从羊,农耕族群冀望人性如羊,性情温顺,便于管理,就能让社会安定,获得收益。“羊,祥也。”吉祥如意与“羊”相关,“羊”做字符组成的字,“善”、“群”、“鲜”、“美”、“羹”、“羡”、“详”等字皆有美好之意。
    《晋录》中的这条“牧羊之路”,一冬一春就在中国中部地区走一个来回,虽然不能证明炎黄时代就有这条路的存在,但是3000年的炎帝神农时代,谁能否认这条路上没有行人,有行人就有交往,有交往就带来文化的交流融合。文化才真正是“天下之本”,文化是统领人心的根本。在交流融合中,农耕生活的人,社会稳定最好方式是崇拜与信仰的文化认同。东南西北认同敬仰的祖宗只有一个,就是炎帝神农。今天世界的乱象,与崇拜与信仰的多元化有关,弹丸之地的耶路撒冷,是人类世界的多个宗教的圣地,耶和华神、真主、耶稣,众多“神”聚在一起,实质变成没有了“神”,没有“神”的地方就成了多灾多难之地。
    中国文化里,强调一个中心,一个“中”加一个心就是“忠”,两个“中”加一个“心”就变成了“患”。文化是人类或者一个民族、一个人群共同具有的符号、价值观及其规范。中国人找到了最好的稳定和谐办法,就是“一神”的文化体系,用一个所有人认同和敬仰的祖先来维系社会的安定。创造农耕生活方式的炎帝神农氏,自自然然成为中华民族能够接受和认同的祖先。
    炎黄子孙就是说自己是炎帝神农的后人,炎与黄是一种传承关系,有些民族说自己是黄帝之裔,有的说是炎帝之裔,有的说是夏后氏之裔,有的说是舜之裔,多地寻根问祖追寻到炎帝神农,就说明找到了正确的本源,因为中国人最根本的生活方式,是农耕生活方式。这其中蕴含着中国广阔土地多种生活样式的族群,文化上的认同炎帝神农,中华文明就得以传承。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