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438|回复: 0

淮河英雄谱 战桐柏

[复制链接]

79

主题

85

帖子

391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91
发表于 2016-7-4 09:59: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淮河英雄谱

战桐柏

刘永国

          桐柏山自古为藏兵、养兵、用兵之地,得桐柏者得天下。    三百里桐柏,三千里淮河,横亘中原,中分中华南北;得
    桐柏,拥淮河,天下可定。
    ——引子
    三军会师桐柏山
    桐柏山的秋天五彩斑斓。柿子挂满树梢,如同一簇簇红灯笼;玫瑰色的山葡萄,熟得烂醉,秋风发散着它的酒香。
    1945年的金秋十月,桐柏山中盛况空前,大军云集。
    先是李先念将军率部进山。这时的新四军五师已拥有五万兵将,其中野战部队达到三万之众。抗战胜利之后,国民政府的军政首脑蒋介石先生偏心病大发作,他命令华中战场第五战区、第六战区的国民党军日夜兼程,去接收武汉、孝感、随州、南阳、信阳等大中小沦陷城市,摘取抗战胜利果实;却命令昨天还在同一条战壕共同对敌的八路军、新四军“原地待命”。国民党军跨过李先念的抗日根据地、游击区前去接收,回头又将白兆山、大悟山这些名震华中的抗日根据地围了起来。重庆谈判在进行着,内战的危险也在生长着。
    当此国家、民族命运的转折关头,抗战名将李先念奉命聚兵桐柏山、四望山,筹划反内战。
    接着,人称“王胡子”的王震将军率部进山。王胡子王震将军是八路军三五九旅南下支队的司令,两个月前,他和王首道率八千铁军南下,三千里突进,直至湘南、粤北,闻东寇败降,奉命北返,与李先念会师,增强中原。
    紧接着,王树声将军率八路军河南省军区近万兵将南下,向李先念将军所部靠拢,在巍巍桐柏山中编组中原野战部队,捏成反内战的拳头。
    十月下旬,王震、王首道、王树声三位将军率部先后抵达桐柏山,一向孤悬敌后的新四军五师与两支八路军部队胜利会师,热泪、欢歌洒满了桐柏山的沟壑与山村。李先念将军搬出了新酿的山葡萄酒,招待满身征尘的三位王将军。
    这一李三王四位战神,李先念、王树声是湖北人,王震、王首道是湖南人,都是充满血性的汉子。赶走日本鬼,建设新中国,原是心中美好的愿景,现在看来要被国民党反动派搅黄了,四位将军义愤难平。
    李先念愤然道:“同为抗战有功之师,受降没份,还遭围困,看样子老蒋已死心要打内战了!”
    王震快人快语:“人家要打,我们奉陪,打败老蒋,再搞建设!”
    王树声举起半碗葡萄酒,邀大家一饮而尽,表态说:“既来桐柏山,就是你李木匠领头,如何部署,你说吧!”
    李先念道:“我们听中央的,毛主席智闯龙潭虎穴,赴重庆谈判,少奇同志有电报来!”
    这晚在桐柏山北麓的李家沟,四位战神把酒论兵,只谈得老乡的大公鸡开始打鸣。
    三大主力会师桐柏山,增强了国共博弈中我方在中原的力量。中共中央发来电报,祝贺三大主力会师;电令组建中共中央中原局、中原军区。中原局由郑位三代理书记;李先念、王首道、陈少敏、王震为常委,任质斌、戴季英、刘子久、王树声为委员;中原军区由李先念任司令员,郑位三任政委,王树声、王震任副司令员兼参谋长,王首道任副政委,下辖两个新组编的野战纵队和江汉、桐柏、鄂东三个军区,计六万大军。中共中央明确要求新组建的中原军区“团结一致,鼓励士气……占领七八个县城……粉碎国民党的进攻。”
    这时,国民党当局想起了桐柏山,早些天他们忙着进大大小小的城市受降,转过身,他们要抢桐柏山了。
    李先念感到形势严峻:山北,第五战区的第69、第41、第47军的八个师从南阳、泌阳、确山一线压了过来;山南,第六战区的第59、第75、第77军的六个师,从汉阳、应城、钟祥一线扑了过来。老蒋的内战从桐柏山开始,共产党领导的反内战则从保卫桐柏山起步。
    李先念打的是积极防御,经中共中央批准,他组织了桐柏战役。
    10月20日,李先念的老部队新四军五师第13、第14旅自桐柏山东部的四望山进至桐柏山西麓,攻克新城镇,歼敌800余人。
    23日,王震所部投入保卫桐柏山的战斗。
    28日,中原军区部队解放枣阳县城,歼敌500余人。旋即,第13旅进占双沟镇,第14、第15旅攻占桐柏山北麓的湖阳镇。
    11月3日,第13、第15旅解放新野县城,歼敌300余人。
    此为桐柏战役的第一阶段,中原军区控制了桐柏山主要地段,解放了两座县城和一批小城镇。
    失利之后的国民党军调整部署,加快南北对攻。
    11月9日,359旅奔袭枣阳县城,歼敌2200余人。
    12日,359旅、第13旅再战桐柏山北麓的湖阳镇、祁仪镇,吃掉国民党军127师381团,俘团长以下官兵600余人。
    20日,中原军区三打枣阳城,二纵队3个团吃掉国民党军第四游击纵队。
    进入12月,北路国民党军逼近唐河、桐柏(县城)、淮河源地带,南路国民党军增加到5个军,与北路形成合击之势,计10万兵力压向桐柏山,双方主力在桐柏山东北麓祁仪、双沟、湖阳一带发生激战,中原军区部队出现较大伤亡。桐柏山南北和随南党组织紧急动员,数以千计的共产党员、人民群众冒着枪林弹雨抬担架,转移新四军伤员。
    12月的桐柏山,是最严酷的季节,寒风凛冽,滴水成冰,中原军区的官兵还穿着秋衣,有的甚至是单衣;且活动空间被压迫得越来越小,越来越窄,李先念与三位王将军不得不作出痛苦的抉择,部队向东转移,进入桐柏山与大别山结合部的大悟。
    风雪中,村头,山岭边,桐柏山人、淮河源头的父老依依不舍地送别大军,他们第一次看到能够喊自已“大伯”、“大妈”的部队,有这么多人,有这么大的阵仗。但是,他们却要走了……
    送到山头,送到大路边,风雪中,桐柏山人听到战士们在呼喊:“大伯、大妈、妹子,等着吧,我们会回来的!”
    神兵进出淮河源
    1946年6月,李先念率中原5万大军分路突围……
    1947年12月中旬,一支着灰布军装、军纪严明的部队开进了
    淮河店,迅速隐进了淮河店后面的大山——桐柏山。这支部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桐柏军区(即第10纵队)第84团,属千里跃进大别山的刘邓野战军系列。由于来得突然,进出迅疾,老百姓惊呼:“神兵天降”!
    几天后的12月25日,风雪交加,鹅毛大雪卷起的雪雾笼罩了淮河两岸的原野。风雪中,84团1200余名将士神速出击,奇袭桐柏县城,一举歼敌700余人,解放了桐柏县城。
    淮河两岸,桐柏山南北,穷苦人奔走相告:中原突围的新四军五师老部队打回来了!
    准确地说,进军桐柏山的是刘邓野战军第10纵队,他们来自冀南解放区,由冀南军区的两个旅、一个团组建而成,计一万九千余众;而新四军五师的老底子组建的是刘邓野战军第12纵队。12月中旬,10纵、12纵第二批南下大别山,与4个月前千里跃进大别山的刘邓野战军会合,加强刘邓中原野战军的战力。
    新添两支人马,刘伯承、邓小平走了两步好棋:派遣10纵、12纵跨出大别山,向国统区挺进,12纵“打回老家去,开辟大洪山”;10纵“楔入桐柏山,建立根据地”。拿下大洪山、桐柏山,与大别山形成鼎足之势,这是中国共产党在解放战争中经略中原的大手笔。
    朔风凛冽,天寒地冻,战将王宏坤、刘志坚率刘邓野战军第12纵队两万将士,兵叩桐柏山。按照中原局和中原野战军的命令,12日13日,第12纵队在桐柏山东麓浆溪店(今属广水市吴店镇)宣布组建桐柏区党委、桐柏军区(取消12纵番号)、桐柏行署,王宏坤任军区司令员,刘志坚任军区政委、代理区党委书记,新四军五师的资深地方行政干部、原豫鄂边行署主任许子威任行署主任,下辖3个地委和军分区,摆开了围绕桐柏山开辟解放区的剖部署和阵势。
    桐柏县城是离桐柏山最近的县城,王宏坤司令员指挥部队打下桐柏县城后,一鼓作气,5天之内连下5城,接连解放了邓县、唐河等5座县城和淮河店、祝林店、月河店、天河口、新城等30多个集镇,在桐柏山南北形成了连片的解放区。
    桐柏山中有一条神秘的四十里冲,它是巍峨大山中的一条隘道,口小肚腹大,内中沟谷纵横、山岭错落,溪涧为淮河源头之一,相传曾是齐天大圣孙悟空原型无支祁的生活乐园。四十里冲,四十里长,山高谷深,藏兵十万,不见形迹。
    王宏坤用活了四十里冲。
    桐柏军区用兵的重点在桐柏山的东与北,但他把桐柏军区的指挥基地和后方基地放在了桐柏山西麓的新城和天河口。军区机关、后勤部、卫生部、后勤基地、兵工厂、军区医院、疗养所从一开始就进入了桐柏山腹地的新城李家沟、聂家山头、晃山和盛家油坊;随北县委、县政府驻扎在四十里冲西口向东的冷岗杨氏祠堂。四十里冲东口的淮河店,连接着前方;西口是新城和天河口,是后方基地。神秘的四十里冲连接了桐柏解放区的前方和后方。
    英雄的桐柏军区部队,以桐柏山为依托,神速地进出淮河源,纵横淮河两岸,不仅开辟了地跨鄂北、豫西南十多个县的解放区,还出兵汉水中游,联手陈赓谢富治兵团,解放了鄂北重镇襄阳,歼敌二万多人,活捉了国民党第十五绥靖区司令康泽。
    剿灭匪患安社稷
    攻取桐柏县城的枪声响过之后,桐柏山中响起了剿匪的枪声。
    三百里桐柏,能藏兵,也能藏匪,淮河两岸的百姓深受匪害。中
    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解放人民大众,不仅要消灭国民党的统治机器(政权、军队、警察、制度),还要铲除生在旧土壤上的形形色色的土匪。
    桐柏军区部队控制桐柏山、消灭山内外的国民党武装力量,用了一个月,消除匪患却至少用了十个月。1947年底的桐柏山,股匪有40多支,匪众3700余人。其中艾长顺股匪,最多时900余人,罗顺卿部600余人,刘老八部200余人。他们中的一些人呼啸山林,绑票,抢劫,掳掠妇女,甚至捕杀我区乡干部和贫农团成员,沦落为政治土匪。
    王宏坤将军下达了剿匪令,桐柏军区、军分区基干团、随北县大队、桐柏县大队、随阳县大队、各区区干队、民兵,投入大规模的剿匪歼灭战,歼灭、瓦解股匪2000余人,艾长顺、罗顺卿率残部躲进了深山老林。
    1948年5月、11月,妄图挽救颓势的国民党“华中剿匪”总司令白崇禧,对桐柏解放区、江汉解放区发动了两次“大扫荡”,白军所到之处,国民党区乡机构卷土重来,土匪沉渣泛起,“还乡团”穷凶极恶,桐柏军区部队在翻身民众的支持下,粉碎了白崇禧的两次“扫荡”,集中力量追剿围歼残匪。
    桐柏军区第一军分区司令员方正平(曾任新四军五师13旅政委)率一个团的部队,全力对付“钻山豹”式的艾长顺股匪。1948年6月20日,随北县基干一连跟踪追凶刘老八匪部,在天河口江头店附近的小水寨湾包围了这股土匪。刘老八且战且走,途中遭天河口、淮河店民兵截击,死伤被俘20余人,无奈逃入四十里冲,陷入县基干连和天河口、淮河店民兵的重围。军事打击加政治攻心,刘老八率残部20余人枪投降。刘老八投降后,方正平动员他改邪归正,将功赎罪,当了剿匪部队的“耳目”。
    方正平指挥部队一战天河口,再战青苔店,设伏合河店,歼灭与瓦解匪众800余人,艾长顺也挨了枪,带了少数顽匪钻山遁逃,半年后被活捉。张启东、古发友、邱蚂蚱、王士臣等股匪先后被剿灭,匪首被擒获,受到人民的审判。
    人民解放的洪流,摧毁了旧世界、旧政权,荡涤了桐柏山的百年匪患。淮河两岸的土地改革如火如荼,土改的推进意味着国民党政权及其经济基础的彻底瓦解,不甘失败者拼凑了最后的反扑。1949年3月,桐柏山东麓信阳县保安支队长吴少华、吴家店的恶霸吴友三等反动分子蛊惑“红黄学”暴乱,袭击车云山、祝林店的解放军驻军和区乡机构,杀害解放军官兵和区乡干部100余人。桐柏军区88团紧急驰援,军事打击加政治攻心,奋战三昼夜,瓦解与歼灭了这股反动武装,完成了解放战争中桐柏山中的最后一战。
    硝烟尚未散尽,支前又掀高潮,桐柏解放区和江汉解放区成为进军江南、西南的前进基地。战罢桐柏,再登新征程,桐柏军区部队奉命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58军,汇入了解放全中国的解放大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