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864|回复: 0

为隋文帝“改随为隋”正名

[复制链接]

79

主题

85

帖子

39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93
发表于 2016-7-19 09:20: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为隋文帝“改随为隋”正名
蒋天径

    北周开国功臣之一的杨忠,因攻取随州、安陆有功,被北周太祖宇文泰封为随国公。其子杨坚袭爵,并驻镇随州任剌史。后以“受禅”为名,废周静帝而自立,即为隋文帝。《资治通鉴》后的史书几乎都说,杨坚建国后,因鉴于“周、齐奔走不宁”,忌讳随有走旁,遂去“走”作隋,以为国号。这话竟然使我们不加怀疑地信以为真,我自己也在《天下随时》一书中引用了这种说法,然而查遍《隋书》也没能得到证实。我于是开始仔细求证。
    一位被称为“20世纪日本东洋史学第二代巨擘”的宫崎市定[1],在其《宫崎市定说隋炀帝:传说的暴君与湮没的史实》一书中,老先生非常清楚地告诫我们:“历史学上经常存在这样的现象,好像不言自明一般,大家一直都深信不疑的某个事实,有一天想对其做进一步考察时,才发现原来它是那么经不起推敲,仅仅是一个飘忽不定的假设而已。隋王朝‘隋’字的来历问题就是其中一例。”宫崎先生最初是从南宋吴曾的《能改斋漫录》(卷一)“古无隋字”中发现的:“隋字古无之。文帝受禅,以魏、周、齐不遑宁处,恶之遂去走,单书隋字。犹后汉都洛。以火徳,故去水加佳也(雒)。”[2]为此,老先生找遍《隋书》或《全隋书》,既没有类似诏令或宣言来证明它的真实,也没有确切地开始称谓隋的年代。他继续从文献中搜寻,最终从南唐徐锴的《说文系传》中找到了源头:“隨文帝恶隨字为走,乃去之成隋字。隋,裂肉也,其不祥大焉。殊不知隨从辵,辵安步也,而妄去之,岂非不学之故。”到底谁是“不学”者?尽管徐锴是南唐的文字训诂学家,在后主李煜手下官做到集贤殿学士、内史舍人,平生著述很多,仅《说文解字系传》就有40卷,另有《说文解字韵谱》10卷,学问做得很大很深。当时的南唐,文学艺术成就很高,但也存在着虚浮文风,徐锴作出这番言论,不能不让人往“虚浮”方面推想。正像目前有些“学者”,以专批鲁迅等名人为务,故意颠覆视听,从而达到提升自己在文化圈的地位,这种以谋略取胜的治学态度,虽胜犹耻。当然名人不是不可以批,任何人都可能有失误或缺点,但批评必须有根据、能服人,更不能无中生有,制造假象。也许你的胡搞一时得逞,但随着人类历史推进,迟早总会被别人揭穿的,如同徐锴一样,成为后人的笑柄。
    宫崎先生考证说:“从一手价值的金石文资料上看,隋代自不必说,直至唐初,随、隋两字都处于一种混用状态,不加区分。这一点早就被《金石萃编》的作者王昶指出来了。”
    清朝学者王昶从众多碑刻的研究中得出:把王朝名写作“隋”并非定制,两字不过是一种并用而已。随后便举出了很多碑刻用例[3]。
    尤其有意思的是,在《金石萃编》(卷三九)所载《曹子建碑》(开皇十三年),甚至还用了一个省略“工”字的“隋”字。曹植还在《洛神赋》中写下名句曰:“覩一丽人,於岩之畔。”这里又将“巌”简写为“岩”,这个魏晋时期的大文学家,早就在进行文字改革了。
    不仅碑刻有随、隋混用情况,书文也大有人在[4]。我从《辞源》、《辞海》、《汉字源流字典》、《中国成语大辞典》中也发现这个情况。世人皆知的成语隋珠弹雀,最先见之于《庄子•让王》:“今且有人於此,以隋侯之珠,弹千仞之雀,世必笑之。是何也?则其所用者重,而所要者輕也。”而司马迁的《史记•鲁仲连邹阳列传》中写道:“虽出随侯之珠,夜光之璧,犹结怨而不见德。”这里就是“随”、“隋”通用。又如由隋侯之珠与卞和之璧组成的一个词组“隋卞”、“隋和”也是这个情况。《史记•李斯传••谏逐客令》:“今陛下致昆山之玉,有随和之宝,垂明月之珠,服太阿之剑……此数宝者,秦不生一焉。”而《文选》班固的《典引》中说:“盖詠云门者难为音,观隋和者难为珍。”也是隋、随通用。我还可以举出更多,《战国策•楚》四:“宝珍隋珠不可佩兮,祎布与丝不可异兮。”《淮南子•览冥》:“譬如隋侯之珠,和氏之璧。”扬雄的《法言•问明》:“久幽而不改其操,虽隋和何以加诸!”这一切都是隋朝以前的事,可见“隋”并不是隋朝的皇帝首创。
    其实鲁迅早就发现了这个问题,他在《集外集拾遗补编•<吕超墓志铭>跋》中,认为此碑是南齐永明中刻。“按随国,晋武帝分义阳立,宋齐为郡,隋为县。此云隋郡,当在隋前。南朝诸王分封于随者,惟宋齐有之。此云隋郡王国,则又当在梁陈以前。”所以他得出结论说:“志书‘随’为‘隋’,罗泌云,随文帝恶随从辵改之。王伯厚[5]亦讥帝不学。后之学者,或以为初无定制,或以为音同可通用,至征委蛇委随作证。今此石远在前,已如此作,知非随文所改。《隶释》《张平子碑颂》,有‘在珠咏隋,于璧称和’语。隋字收在刘球《隶韵》[6]正无辵,则晋世已然。作随作隋作阢,止是省笔而已。”由此不得不让人惊叹: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旗手就是旗手,大师就是大师,他的每一个考证都经得起历史的检验!
    然而直至当今,我们的历史书上还是说:“公元581年,杨坚即废周静帝自立,建国号为隋(以父杨忠封随国公,因改国号曰随,又恶“随”字带“走”,故去走为隋),改元开皇,仍都长安,是为隋文帝。”[7]为什么那么多的古今大学问家们,都爱把屎盆子往隋王朝的帝王们头上扣?尤其是那些教书育人的中国名教授们,怎么就没有像宫崎先生那样在课堂上对他的学生们大声发问:“究竟这种说法基于什么,最原始的资料是什么,何时开始产生这样的说法,这种说法是否妥当?”[8]更无人像美国的麦克·哈特在其所著的《影响人类历史进程的100名人》中,把赫赫大名的隋文帝列于其中!中国的历史哲学几近空白,尽管隋文帝如秦始皇一样,虽为统一中国立下了历史大功绩,修大运河如修长城一样万古流芳,《开皇律》与《秦律》一样为后世王朝所师,但因其历史的短暂和治国的严酷,而被其阴影遮住了。若能站在历史哲学的高度,通观中国历史,我们发现中国有三次大分裂局面。第一次是春秋战国时期,第二次是南北朝时期(五代十国的时间稍短,其统一是以政变实现的,固而忽略不计),第三次是清朝末年军阀割据时期。这三个时期都是中国全面内战时期。统一中国的三个铁腕人物秦赢政、杨坚、蒋介石,只能凭借更强有力的“枪杆子”以战止战,最后夺取胜利。然而他们都是短命的,尽管他们都有重大历史建树,但都因他们“治乱世,纠之以猛”而滥用武力和暴戾无度,历史也就只能给他们以“芸花一现”的公正待遇。但是中国历史如果没有他们的铺垫石作用,下世的迅猛前进就缺少了坦途。这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重大历史现象。历史功过任人评说,我们所要强调的是随州曾出现过这类大人物!尽管隋文帝不曾出生于随,但其父受封于此,他是吃随州特供大米长大的。随州虽算不得他们的“生身父母”,做个“养母”总是可以吧!俗话说:“生沾个边儿,养大于天儿”。“养母”虽与养子没有血缘关系,那种母子情份任谁都不敢抹杀!因而随州人的这份骄傲当然应时时挂在脸上!
    [1]宫崎市定(1901~1995),日本东洋史学家.
    [2]此语系在吴曾《能改斋漫录》(卷二)中.
    [3]《褚亮碑》随开皇九载。《乙速孤行俨碑》随益州。《庐公请德文》随金州刺史。《孔子泰师碑》有随交丧。皆书隋作随。《叶惠明碑》情隋地深。《牛夫人造像碑》隋所图拟,则书随为隋。是二字通用之明验也。特自唐以后始分别用之耳。
    [4]宫崎先生考证:不独隶用随隋同用,即真书亦然。虞世南《孔子庙堂碑》,欧阳询《九成宫醴泉铭》,朱子奢《昭仁寺碑》,王知敬《李卫公碑》,高宗《李英公碑》,武后《顺陵碑》,王元宗《华阳观王先生碑》,裴漼《少林寺碑》,皆书作随。《水经注》涢水东南迳隋县西,书随作隋。(以上《金石存》)
    [5]王伯厚(1223—1296) 名应麟,庆元(今浙江宁波)人,宋代学者。著有《困学纪闻》二十卷。该书卷十三“随恶走改隋”条:“徐楚金《说文系传》云,‘随文帝恶随字为走,乃去之,成隋字。’隋,列肉也,其不祥大焉。殊不知随从搋:搋,安步也,……而妄去之,岂非不学之故!”
    [6]《隶韵》,字书,宋代刘球著,十卷。钩摹宋代以前出土汉碑隶字,按韵分类。《张平子碑颂》的隋字收入该书卷一“五支”部。
    [7]李培然《中国古代史纲(下)》北京大学出版社,1985年7月.
    [8]此语见砺波护(日)《解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