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647|回复: 0

淮河紫茶

[复制链接]

79

主题

85

帖子

39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93
发表于 2016-7-4 10:17: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淮河紫茶          
谢克强

    汽车,像一尾游鱼游在弯曲的盘山路上,忽儿隐没谷底,忽儿又从浪峰间跃出,朝着大山深处游去……
    不一会儿,车停了。不等我跳下车来,包毅国就给我和杨槐介绍道:你们不是喜欢茶么,今天就叫你们品赏品赏我们随州的奇珍异宝——淮河紫。说着,便将我们介绍给前来迎接我们的茶场主人李鹏。
    “啊,国务院前总理。你好!”我握着他的手打趣道。
    李鹏嘿嘿地笑了:“我是这方圆几里地的总理。”说着便将我们一行引进他的场部:“这里原是武汉下乡知识青年办的一个茶场,后来他们返城走了,这里也就人走山荒,荒了几十年,2010年我在一次巡视这里的山林时发现了这块宝地遍地都是野生茶树,大喜过望,随即找到有关部门,立即投资开发。”
    说着,他随手打开包装精美的茶盒,从茶盒里捻起几缕茶叶放进茶杯里,然后拿起开水瓶,向杯里注水。一时间,只听得淅沥的水声与茶杯碰撞的声响;再一看,茶叶在杯中舒展、缱绻、翻腾,真可谓临水照花、起舞弄影。而水中弄影的茶叶,翠生生的,就仿佛刚摘下的新茶,将一缕清香跃入空中氤氲。我有些好奇,今天是三月十一日,才过惊蛰,就是明前茶也没有这么早呀?一问,才知是去年的茶,真不敢相信这茶储藏快一年了。当我轻轻端起茶杯,即闻到一股独特的芳香扑鼻而来,令人心醉神怡,便举杯啜之,细细品赏。
    我不好烟、酒,独爱茶。如今混到这么一把年纪,游山玩水间自然少不了品茶,诸如西湖龙井、黄山毛峰、信阳毛尖、君山银针、安吉白茶、恩施玉露等等,不下几十种,而这等等中还包括金俊眉、大红袍之类上好的名茗。
    可今天品起这淮河紫,那小小的透明的杯中,不仅让我看见一片多年未见的春色,更让我无法释怀的感觉是有种深长细腻的韵致滑入喉咙,滋润着喉间一小节颤音,又有一番别致的味觉潜流在我的味蕾,最后凝结成一抹犹之未尽的留香于唇齿之间,顿觉头脑清醒、浑身舒畅,好似进入了一个全新的精神状态。
    “这淮河紫真还有其独特之处。”听我这么一说,李鹏来了情绪:“那当然哪,这是紫茶!‘茶之初,发乎神农’,这里是神农故里;而茶圣陆羽称:“紫者上,绿者次……”!
    喝了几十年的茶,只听说过红茶、绿茶、白茶、黑茶,孤陋寡闻,还真没有听说过紫茶。我便笑着对李鹏说,可以带我们去看看这紫茶长的什么模样?
    出了场部,我们一行沿着山路前行,李鹏边走边向我们介绍:这一片山地,位于桐柏山腹地随县淮河、小林、草店三镇交汇的地方,说来也怪,这淮河紫仅产在南至狮子嘴山(海拔700多米)以北、北至天云峰(海拔900多米)以南、东至擂鼓寨(海拔500多米)以西、西至岳家湾茶场(海拔700多米)以东这片区哉,也就是东经113.64度,北纬32.26度之间的这片山丘之上,自然面积约1万亩。过了这个区域,那怕是几步之遥,产的茶就不是淮河紫了,因此淮河紫产量很少,一年也就是几千斤。
    渐行渐远,不知不觉,我们一行走到一座山坡顶上,朝山下一望,这片不大的区域里竟有几口大小不一的天然湖泊,镶在层峦迭嶂中。
    李鹏指着那几口天然湖泊说:就像西湖龙井得益于西湖水气的滋润,这淮河紫也得益于这天湖水气、雾气的滋润。
    说了天湖,李鹏又向远处的山口一指,据地质学家说:那狮子嘴山与天云峰之间是白垩纪火山运动形成的风口,四周风化的火山灰经风口飘落日积月累堆积了这片区域内形成巨型土山丘,因土层特别深厚,可吸收储存大量水分,故而产生自然泉水,泉水汇集又形成天湖。而风口与山脚的温差约4度,年平均气温11度,远低于桐柏山地区年平均气温的15.5℃,而光照日均又多2小时,年光照时数达到2755小时。加之这里位于桐柏山腹地,又是鄂豫交界处,南北气候过渡带。淮河紫就生在林木、流泉、云雾之间,这种特别适于茶生长的优良环境和诸多独特的种种因素促成了这种野生的茶树集天地之灵气、承日月之精华,进化变异成为紫色。因此,淮河紫不仅泡起来茶浓、味道足,而且耐泡,甚至可以泡至二十遍,使其它同类茶望尘莫及。而这一切都是来自风口极端的寒风和冰冻的磨练、吸取风雨阳光后的倾情释放。所以淮河紫经河南省农科院植物营养分析化验室专家化验分析:其儿茶素、咖啡、矿物质、维生素、维他成分、花青素等含量指标远高于其他同类产品。
    听了李鹏的介绍,我手有点痒,顺手从路边的茶树上采了几片叶芽,放进口里咀嚼起来。李鹏见状,就对我说:你清明前后来,那是一年采茶最好的季节,满山遍野的采茶人,穿红戴绿,就像一只只彩蝶飞舞在花丛中。因为这淮河紫奇在紫,妙在紫,神韵也在紫,而这紫又有红紫、蓝紫、黑紫、黄紫……,你是诗人,你可以想象一下,与其说那是一棵棵茶树的叶芽,不如说是五彩斑斓的花蕊,姹紫嫣红,惋如百花争艳,蔚为壮观。
    嚼着叶芽、望着茶树,我不禁打量起这位茶园的主人。听人说,李鹏生在淮河源头、长在桐柏山下,自小酷爱桐柏青山淮河绿水,更爱营养山水的一片片树林,二十多年来他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不管春夏秋冬,也不管雨雪冰霜,义务巡视守护百万顷森林,被人称为“淮河卫士”,2008年还被搜孤网评为全国十大绿色人物之一。2010年,他在巡视护林时发现这处荒废多年的茶场里竟满山遍野都是野生的茶树,便想与多情的日月天光交流、与诱人的云雾雨露碰撞、与天地诗意对话。于是,他将满腹茶事,化作一垅一垅、满坡满岗的叶芽,风光了山水,氤氲了来者。如今,李鹏巧借神农故里之福荫,将大自然馈赠于他这片深山中的紫茶“宝藏”,命名“羽园紫”、“淮河紫”,并已上报“国家非物质性文化遗产”。
    临行的午餐桌上,主人又给我们递上刚泡好的“淮河紫”,杨槐就坐在我的旁边,这位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副所长,不仅是位品赏文学的大家,也是位品茶的高手,他边品边对我说,“淮河紫”这个商标似差点什么,不够鲜明。我说,差个“茶”字,“淮河紫”人家一看还不知道是什么,加个“茶”字,就准确明了,像“安吉白茶”、“信阳毛尖”、“君山银针”、“西湖龙井”等等,都是如此。
    杨槐将我们俩的意见一说,一桌子人都赞成我们的意见,应该立即将“淮河紫茶”注册商标。李鹏一听,拿起手机,即给公司相关负责人打电话,立即办理这件事。
    坐在一旁的包毅国看见李鹏打电话注册“淮河紫茶”,感叹道:看来,这次“淮河之春”笔会又多了一个收获,有了一个好商标,就等李鹏为我们随州培育一种中国名茶哟,与“西湖龙井”、“安吉白茶”“君山银针”等等中国名茗一争高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